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有鬼
    三十一

     如今世间的灵气早不如古籍上说的充盈,古籍上说的登仙也不知真假。基于此,即使苏格然一去十五年,也没人觉得他能修得大成。

     首先是因为没人指导他,再则苏格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伴身。在这个时代,天赋再好,也只能在掐算看相上出些名头。

     没有灵气,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过龙门观的人送走苏格然时,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苏格然往深山里一钻,当真避世修炼起来。而且,一修就是十五年,若不是偶尔节假日会接到一两个电话,还不知道苏格然是生是死。

     得亏苏格然记得要打电话,不然等他出来,估计已经被登记为死人。

     二来则是众人怎么都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系统这么一个东西。深山老林灵气也比不上以前,苏格然不知道,莫文却心里清楚,十五年时间,因为系统的原因,苏格然修炼的那一块地方如今拿出去,可以称得上是宝地。

     只是不知道那一块地的灵气能维持多久,系统总不会让它长久的保留下去。

     三来则是,谁都知道现在学个掐算远比咒法要吃得开一些。虽然目前国家急需咒法人才,但事情过后,过日子还是要能掐会算最好会看相的。这也是为什么驱鬼的人那么少,半吊子的结界也能称大师的缘故。

     偏偏苏格然画的一手好符,修得也是灵气咒法,看相不会,掐算除却能却天气变化,也什么统统半吊子。他就记得封瑜说自己太弱,一门心思修炼,武力倒是上来了,只是如果想靠这个吃饭,还得看运气。

     从大方向看,苏格然也算是国内道家弟子中的一股清流。

     门下弟子闭关十五年回来,清目自然第一个得到消息,紧追其后的便是愉然。这两人还不知道,苏格然还特地给封瑜打了电话,虽然两人目前称不上熟。

     苏格然没人对比,不知道自己实力,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听闻他的消息,清目等人只恍然一瞬,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国内强者都在h市汇集,苏格然不过一个龙门观驱鬼弟子,还消失了十五年。即使出来了,也没人太在意。

     愉然如今也是三十多岁的大叔了,十五年时间不短,乍然听到消息,脑子里回忆一番,却想不起来苏格然的模样,只记得自己这个师弟长得挺顺眼的。

     “我还当他撑不住,没想到这小子持得住,还真的在那山里呆了十五年。”刚开始几年清目去看过,山间风景是不错,空气也好,但是却十分不方便。想到这,他还有些感慨,“那日子过惯了也不错,比这城里乌烟瘴气的好多了,要出来也出来的却不是时候。”

     愉然也是微微点头,他比以前要成熟许多,“师弟说要过来,师父你既然应了,那我去同封组长说一声吧。”

     愉然这十几年就跟着清目大江南北的跑,一边接单一边找那古籍上说的器具,眼界倒是开阔不少。至少,没有以前那么悲天悯人,自以为能济世苍生。

     清目闻言点头应下,并不觉得苏格然会参合到他们的事里,也觉得没有必要。明天正午他们便要作法,天时地利人和都对上了,即使这里的人并非都是一个心思,不想底下那个东西出来打乱平静生活的想法却是一致的。

     苏格然即使现在赶过来,事情也已经尘埃落定,他也就是过来见见熟人。清目暗地里还有个打算便是,万一出了什么事,苏格然也好给他收尸。

     要说什么事都没有就把那老妖收了,清目是不信的。不仅他不信,除了那些年轻一辈,大家都隐隐知道一些。

     可即使知道一些,该上的时候他们还是得上。

     三十二

     苏格然不知道h市的具体动静,对方说的平淡,他也就当事情还算平稳。去h市之前,他还在集市里挑东捡西,想着给师门带些特产。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购物,这时候发现买东西也是一件挺爽快的事。莫文拎着袋子在后面跟着,姿态闲散,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人的名字在十几年前在帝都人人皆知。

     莫文有奇才,谁都当他以后就是莫家的掌权人了,哪知道他说不干就不干,说走就走,一点都不留恋。走也就走罢,走后莫家那些产业因为内部争斗分离崩塌,十几年过去,除了年长些的谁还记得莫家当年的辉煌。

     明明可以把家族带往更辉煌地位的人,此刻一脸闲适,即使年过四十依旧有他特殊的魅力。见苏格然买地停不下手,莫文眼里宠溺不散,嘴里却道:“买这么多,一会儿车都上不去。”

     苏格然修炼的地方往外走是一个小村,在往外则是镇。华国地方大,发展再快也没有把镇发展出高铁来,他们要坐车还得坐大巴离开这里,然后去市里坐地铁。

     乡镇里的人每天就坐着大巴往返镇、县、市,平常车上人就不少,赶上今天周六,人就更多一些。苏格然要是买多了,还真不好上车,免得磕磕碰碰妨碍了别人。

     “没事,”苏格然不在意地摆摆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门面,“寄快递。”

     莫文也只提醒一句,闻言便也不多说,由着他买。虽然如此,苏格然也没有再买多少,难得碰上这么一个大客户,摊位上的小贩对他倒颇有些依依不舍。

     苏格然将东西打包快递,又拉着莫文去菜市场买了些鸡血和狗血,小心打包好了放在背包里。

     莫文伸手给他拍掉粘在衣角的棉花,温柔地问:“走吧?”

     苏格然抬手看看时间,再耽搁他们还得重新买票,点点头,“带两瓶水。”

     十五年没坐过大巴车,苏格然怀疑自己会晕车,自然要做好一些准备。除了水,还带了些水果,顺便买了一小盒葡萄糖液带在身上。

     经过两小时的颠簸摇晃,苏格然下车的时候捂着嘴跟莫文在路边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便伸手拦车去高铁站。没有直达h市的高铁,又是转车,等两人到h市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

     下车后,舟车劳顿,给清目发了条短信,苏格然和莫文找了家酒店先行休息。他是一句话都不想说了,入住手续还是莫文办的。

     苏格然睡眠途中却被系统叫醒,睫毛动了动睁开了眼。两人是面对面睡得,苏格然微微抬头就能看到男人的睡颜。他顿了顿,往莫文怀里靠了靠,男人眼睛都没张开,就把人拥入怀里。

     苏格然这才问系统:“怎么了?”

     这是系统第二次叫醒他,总不可能就是把他叫醒。

     系统:“你看窗外。”

     苏格然才刚跟莫文抱在一起,闻言转头看看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沉默了。苏格然无奈,轻轻拉开莫文的手,悄声下床,小心地拉开窗帘一角。

     乍一看到窗外的景色,苏格然微微一愣,“刮台风了?”

     系统:“……”

     “格然?”莫文低沉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怎么了?”

     即使苏格然动作小心,莫文怀里没了人还是有感觉的,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回来,干脆撑起半个身体询问。

     苏格然侧头看他一眼,知道他刚睡醒时听不得太大的声响,小声道:“我也不知道,你再睡会?”

     莫文视线落在他拉着窗帘的手,再看看他身上的衣服,转回视线,起身拿起一边的外套,走到苏格然身后给他披上,“虽然有空调,但是也可能会着凉。”一低头,看着苏格然□□在外的脚丫,一脸不赞同,却抿唇不说话。

     苏格然随着他的视线落下,脚趾头动了动,轻咳了一声,“我这就穿袜子。”其实酒店铺了地毯,并不冷。但他的关心让苏格然很受用。

     系统这时候却说:“你现在最好去一趟海边那栋房子。”

     “嗯?”苏格然走动的动作一顿,莫文眼一眯,干脆把人抱在怀里,坐在单人沙发上,亲自动手给他穿袜子。苏格然调整一下姿势,让自己舒服些,注意力却被系统吸引了,“这时候出去?”

     苏格然干脆拉开了窗帘,看向窗外。他刚刚没睡醒,还真只当是台风,这时候却看出云朵间蕴藏着诡异的气息,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丝黑气。再远一些,则有一团黑云隐藏在云雾中。

     想想清目那些人准备做的事,苏格然猜测他们这是已经开始。但,他这时候要去也是去给他师门帮忙,去霍夫人的房子那儿干什么?

     吹海风?

     “有好处。”这三个字后,系统又不吭声了。

     苏格然一挑眉,这系统是老毛病犯了,就是不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但他总不会害他,苏格然想着已经起来了,去看看也无妨。

     如果能碰到封瑜他们,还能看看莫文说的救世之人是谁。苏格然还不知道,他无意间改了天下大运,事情提前几十年,救世者还没出生。

     莫文给他穿好袜子后,又捏着他的脸亲两口,揽着人问道:“怎么了?”人就在他怀里,心思跑远了他自然感觉得到。

     恋人偶尔喜欢把自己当娃娃一样,有时候又是当皇帝一样捧着,苏格然心知这是情趣,也不介意,“我们去霍夫人原来的那个房子看看?”只是不知道现在的主人是谁,信不信鬼神。

     莫文侧头看一眼窗外,也是一挑眉,和苏格然有些神似,“现在?你想去我自然陪着。”

     “那我们走吧。”苏格然从他腿上落地,活动活动手脚,“不知道那几家饭店现在还在不在。”忙完后顺路尝尝以前的味道。

     莫文伸手刮刮他的鼻梁,动作间带着亲昵,一声轻笑:“去看看就知道了。”

     三十三

     h市变化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苏格然一路看来,有熟悉有陌生,但大多是陌生的。他之前在h市呆的时间有限,还是b市他更了解一些。

     外面狂风肆虐,街头行人也不多,乍一看之下,这座城宛若一座空城。

     下车时,苏格然好心往车里丢了一张辟鬼符。一般这种或可形成灾害的天气,那些东西最喜欢出来作祟,那司机对苏格然友善,苏格然也就给予一些回报。

     莫文只看一眼车离去的方向,没说什么。

     苏格然举目四望,周围景色与印象里大不相同,变化很大。面前的房子面前长满了植物,早已没有了结界。墙上也爬满了藤蔓,连房子原本的模样都看不清晰了。

     怎么看,都觉得荒芜。

     “咦。”苏格然见此哑然,有些好奇,“这房子现在还是没人住?”

     莫文视线落在那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野草上,再看看周围立起的别墅,相较之下这房子格外突出,“十五年前的事不可能人人都知道,没人住,要么有人买了放在这不管,要么就是封瑜他们做了什么。”

     这房子与旁边相比又老又破又旧,就算不住,这地段不错,一眼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海滩,同行也方便。就是不喜欢这房子样式,买下来推倒另外建一栋也是可以的。

     苏格然的想法与莫文相同,不过这里没人管,他倒是省一些心,不用想法子跟主人家解释。指尖捏着两张符纸,苏格然犹豫片刻,还是选择让莫文跟他一起进去。

     一边观察着周围,苏格然一边在心里询问系统:“你让我过来,我来了,然后要干什么?”

     不等系统回答,苏格然敏锐地察觉到,地底有些异样的动静。苏格然微微眯眼,拉着莫文后撤两步,将人护在身后,随时准备往符纸中注入灵气。

     “小心。”苏格然提醒道。

     莫文为苏格然如此自然的反应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则是有一些无奈。还未开口说什么,莫文视线里就看到一道黑影从不远处的地面破出。

     莫文心里一紧,首先感知到的便是那黑影周身萦绕的戾气,想伸手把苏格然拉到身后。可一向沉稳的苏格然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手里捏着远程武器不用,冲上去掐着对方疑似脖子的地方,上手开始狠揍。

     莫文:“……???”

     爱人有时候是粗暴了点,但是一般情况他都很斯文,这一句话不说就开揍是什么情况?虽然最初是因为苏格然内敛沉稳才注意他,但是熟悉之后,苏格然偶尔炸毛的表现让莫文觉得十分来劲。

     虽然此时情况有些不对,但是莫文却有些蠢蠢欲动,看着苏格然利落的动作,浑身发热。

     心知此时不是个好时候,莫文舔舔唇,勉强将视线挪向了按到在地的黑影。凝神细看后,莫文发现那不过是一只差点被打散的鬼。虽然有些异常,但直觉并没有太大的危险。

     莫文心中微微松口气,一边欣赏老婆揍“人”的飒爽英姿,心里蠢蠢欲动,一边分神想着:这不像是偷袭,反倒是像逃命。只不过逃错了地方,撞上了苏格然。

     还好今天天气不太好,海边的房子有多是度假时才有人居住,因此此时附近没人经过。不然万一有人看一眼莫文的裤裆,只怕要报警抓流氓。

     莫文硬是透过层层叠叠的衣服,脑补出苏格然腰肢运动的情况,心头一片火热,还要努力分神冷静。

     老婆怎么做都好看至极,只这一声声尖利的惨叫实在是……扰人清梦。

     莫文眼神那么明显,苏格然一边在心里暗骂老色鬼,一边却对着黑影道:“你不要叫了,再叫我打你了。”

     黑影:你不是本来就在打我吗!

     说是这么说,却一点都不手软。大概发现惨叫无用,黑影总算是开口说话,开口语气却并不像求人:“别打,别打脸!放开本王,本王帮你做一件事!”

     本王?苏格然微微挑眉,不理他,继续打。

     “两件!”

     不理。

     “三件……不不不五件!放开本王!”

     苏格然停了手,那“人”还以为这是交易谈成,还待说什么,苏格然掏出几张符啪啪啪,对着那张青灰色的脸贴了个严实。黑影一瞬间就以一种可笑的姿势被定在了原地,嘴里又是一阵乱叫。

     苏格然不理他,做完这件事后,才扶着腰喘口气,询问系统:“然后呢?”

     “问他当不当侍者。”

     苏格然问了。

     “什么?本王帮你做五件事还不行?要不是方才一场恶战,你根本打不过本王,别太过分!不然本王跟你同归于尽!”

     苏格然默默脱掉右手手套,一巴掌拍在他肩上,一瞬间冒出了青烟。因为他总是会对鬼造成灼烧伤害,但并不是每个都是恶鬼,因此苏格然养成了戴手套的习惯。

     “你……”那人、那鬼闷哼一声,迟疑片刻,转了话头,“侍者是什么?本王不是怕你,一点都不疼,本王死前就不怕,都成鬼了更不怕。”虽然这么说,语气却比方才软了许多。

     苏格然看着他,呵呵笑了笑,一旁莫文走了过来,亲昵地捏捏他的手指,“疼不疼?”说着,另一只手却搭在他腰上,轻轻按摩。

     “还行,挺爽的。”苏格然知道他是问自己打的手疼不疼,到真不疼,就是体力灵力都消耗的比较快,有一点累。说完,却是瞪他一眼,“手拿开。”

     苏格然有时候觉得莫文就是泰迪成精,有时候又想,莫文内里就是个公兔子,一年四季不停歇。

     那鬼被贴了满脸符,动弹不得,却“看”得到这两人的情态。他沉默片刻,却突然道:“本王给你双修的法子,你放了本王。”

     苏格然还是不理他,见莫文只是按摩便没说什么,转问系统:“他不当,怎么说。”

     莫文却若有所思,视线绕着他转看一圈,却不说话。他确实想跟苏格然双修,在苏格然之前他从来没想过双修,自然就没关注这方面的事。找到苏格然之后,开了荤,就想时时刻刻跟苏格然腻在一起才好。

     苏格然修炼,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陪着。只不过,修炼除了天赋还看资质,这身体浑身都是洞,攒不了灵气,不然他早跟着苏格然一起了。

     “只两个选择,要么弄死,要么收为己用。”系统道:“不然你就得等他死了才能走。”

     三十四

     苏格然觉得这说法非常、及其耳熟,仔细想想,从记忆里挖出十几年前的事来,猛地转头看向莫文:“你之前是不是说让我不要碰那个老妖怪?”

     莫文一愣,随后想起了苏格然说的事,点点头。虽然他说的不是老妖怪,而是千年老妖。

     苏格然确认之后,目光略有复杂地看着地上的黑影,磨磨牙,“你坑我。”他绝对被坑了!

     系统:“没有。”

     苏格然深呼吸一口气,然后一脸温和地松开脚,又特别温柔地把人扶起来,然后问道:“你今年多大了?我是说你死多久了。”

     他态度变得太快,前一秒还一脸冷漠,后一秒就是和风细雨。黑影一时没反应过来,若是可以动只怕会哆嗦一下,“本王不记得了,少说几百年吧。”后又想到什么,虽然不能动,语气却又高傲起来,“怎么,你这是知道怕了?知道怕了就赶紧放开本王。把本王脸上的东西撕掉!”

     “呵呵。”苏格然心里骂了一句,上下打量他一眼,眼一眯把另一只手套扯下扔到一边,挽起袖子把人按在地上继续揍。

     他一边打,一边嘴里还念叨:“我让你这么没用!我让你乱跑!不当侍者是吧?那你就去死吧,早死早超生,你活这么多年了也活够了……”

     莫文弯腰捡起地上的手套,仰头看看逐渐往这边移动的黑云,他又不蠢,已经反应过来这要散不散的戾气就是他之前说的千年老妖。

     莫文心里惊讶,却不忘提醒苏格然:“他们那些人应该也快发现这边了,这云未散,一会就跟过来了。”

     只一点,莫文当初确实感觉下面的是个妖怪,可此时面前的黑影虽然笼罩了一层戾气,但本质还是人魂。

     苏格然闻言,道“知道了。”

     “别打了,我早就死了……”黑影动弹不得,除了被按着打,只有嘴巴能说话。

     见苏格然不理他,黑影声音隐约带上了些委屈:“真的别打了,我明明还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一醒来都要打我……”

     苏格然手下动作一顿,那黑影逮着机会,连忙道:“真的,本王、我没害过人,我就是想去找个东西,你放了我吧?”他这时候才示弱起来,把自称都改了。

     苏格然却默默看一眼他身上萦绕的戾气,伸手又是一巴掌糊上去,“你当我眼瞎,居然骗我。”继续打。

     “……”

     “别打了……”有气无力。

     看着苏格然这劲头,黑影感觉他真的要把自己打消散,这次紧张起来:“我当侍者,我当侍者还不行吗!不要打了!”

     “可以了。”系统出声道。

     苏格然动作一顿,低头看看他身上大大小小的烧伤,眨眨眼,“好像太狠了些。”

     黑影:“……”

     莫文见他停手,上前替他理理衣服,抚着他的背道:“辛苦了,再要打他可以让我来,让你这么累我心疼。”眼睛盯着黑影,似乎随时要上去接位。

     黑影不知道莫文又是个什么来头,又看他也戴着手套,唬了一天,“我、我都答应了!”

     苏格然抿唇,他脾气其实不太好,早年自己一个人闯荡,有脾气就憋着。后来的脾气却是被莫文宠出来的,早先哪有这么爆,“叫什么。”

     “不记得了。”

     苏格然龇牙。活了快百年的人了,却跟小年轻没什么两样。

     “我真的不记得……”黑影抖了下,见苏格然又要动手,连忙道:“诶诶,我记得我名字有个臻。”

     “早说么。”苏格然嘀咕一声,席地而坐,“哪个臻。”

     “……臻于至善的臻。”臻沉默片刻,才答道。

     苏格然看他一眼,总觉得他说这句话情绪不太对头,但他又看不到他的表情,便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在心里默念了一下,苏格然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空白符纸来,一咬牙磕破拇指,径直拿血画符,“跟我姓苏好了,苏臻,这名字不错。”

     莫文瞅见那血液,手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

     臻这个字笔画有些多,好在苏格然以灵气运笔,血液不断,一笔写下苏臻二字。写好后,苏格然将符纸捏在指尖,低低念了一句系统给的咒,扳过臻的脑袋把纸从他口里塞了进去。

     苏臻:“……”明明是符纸却入口即化,苏臻吐都没法吐,就发现自己跟苏格然之间成了从属。

     苏臻死前是个王爷,他认知的从属就是主子和奴才,这会儿发现自己成了奴才,脸色就不太好看。不过他脸色再不好看,那张青灰色的脸也看不出来。

     系统:“成了。”

     苏格然不用系统说明,莫名地就知道了自己和苏臻建立了从属的关系,脸色也有些黑。

     面上不悦,苏格然却抬了抬手,他刚刚好像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左手手背上一闪而逝。那是苏臻的符号。

     莫文蹲在他身旁,温柔地拉过苏格然画符的那只手,将那沾着血液的手指含入口中。

     指尖一片温热,苏格然猛地抖了一下,回过神,连忙抽出手,“别闹,没洗手。”说着,顺手把苏臻脸上的符纸都扯了。

     莫文自口袋里掏出纸巾,拉过他的手慢条斯理地擦拭,动作温柔地宛若对待至宝。苏格然刚刚那番动作,他已经反应过来,知道苏臻已经归属于苏格然个人。某方面来说,他已经从这个世界脱离出去。

     这发展饶是莫文也没想到。

     三十五

     “本王……我要叫你主人?”苏臻的语气不太好,但也知道自己现在生死都看苏格然。以后还不知道,但身上灼烧感已经消失,就连难忍的饥饿感也没了。

     苏臻有些泄气,又有些气愤。要不是、要不是……

     但好歹因为苏格然,自己没有去吃人,苏臻知道,某方面他还应该谢谢苏格然,没让他做出那种恶心的事,但是心情却好不起来。

     “其他都可以,”苏臻想到这,语气稍微好了一些,“但是本王不会叫你主人的。”

     “不用。”苏格然摆摆手,他是个喜欢清静的人,对于系统塞给他一个属下,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你随意,我姓苏,名格然。格物致知的格,何其然也的然,你自己看着称呼。我们吃饭去。”后一句话却是跟莫文说。

     天上黑云已散,苏格然情绪却不高。

     莫文理理他被风吹乱的发丝,温柔低沉:“好,想吃什么?”伸手将人拉起来,搂在怀里抱一下才松开手。

     两人转身便准备走,苏臻呆了会儿,终于意识到,苏格然好像有点嫌弃他。

     苏臻:心里苦,没地说。

     苏臻虽然也不是很乐意两人现在的关系,但刚确定从属关系就被嫌弃,他也很不爽。抱着这样的想法,苏臻想也没想就要追上去,却感觉自己穿过什么东西,然后有种没穿衣服的感觉。

     虽然瞬间轻松了很多,但是没穿衣服很羞耻诶。苏臻想着,回头就想把“衣服”捡起来,一转头看到一个黑影站在原地。

     苏臻呆了:“……那不是我吗?咦……我魂魄出窍了?”

     不对啊,他不是早就死了吗?所以这是谁?

     苏格然听见他的话,感觉有些奇怪,转头看一眼。他这一看,也傻了,几步走过去,看着那黑影一脸莫名其妙:“这什么玩意?”

     莫文:“……他身上的戾气应该是别人的。现在他是你仆人,这种东西被判定不属于他,被排斥了。”难怪他之前感觉怪怪的,原来原因在这。

     苏格然微愣,眨眨眼,看向苏臻,却隐约看到一寸雪白的肌肤。苏格然心中惊讶,之前苏臻除了脸全身都是黑的,他没看错吧。

     苏格然:“苏臻,你……”

     苏臻回头看他一眼,“干什么?”

     苏格然:“……长得挺漂亮。”

     这句话连起来就是:苏臻,你长得挺漂亮的。

     莫名其妙被夸了一句,不知道多少年没跟人说过话的苏臻眼睛亮了亮,然后扬扬下巴,“漂亮什么,本王这是英武!”

     苏格然:“呵呵。”

     苏臻现在的模样确实挺漂亮,乌黑的头发直直垂在地上,一身黑色广袖长袍衬的他肤色更加雪白,容貌十分的……美。好看是好看,就是怎么看都不像男人。

     尤其那双桃花眼,眼尾上挑,兀的勾人。他怎么都没想到,苏臻……这么招人。

     苏臻听了苏格然好几句呵呵,终于没忍住,问道:“你为什么老呵呵?”明明是笑,但是他就是感觉怪怪的。

     苏格然看着他笑,“没,夸你呢。”

     莫文捂住苏格然的眼睛,瞪了苏臻一眼,“宝贝,你再这么看他,我要生气了。”

     “咳。”苏格然轻咳一声,隐约闻到陈年老醋的味道,“你知道我……呃,我是有点颜控,不过我更喜欢你。”

     莫文轻轻哼一声,揽过他的肩膀,不让他看苏臻,转移话题:“那些人肯定要过来,这戾气不过是一个空壳,没人管的话一会就会消散。。”

     现在的苏臻就是站在封瑜面前,都不会有人把他往那千年老妖身上想。而看到这黑影消散,其他人也会安心。

     苏格然闻言,点点头,“这样苏臻可以换个身份了。只不过,你从哪弄的这么多戾气,要不是这,谁会把你当恶鬼。”

     苏臻听到这话也有点委屈:“本王怎么知道,把本王唤醒之后什么也不说,劈头盖脸地就是一盆狗血,然后又喊打喊杀,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苏格然看向莫文,他总觉得莫文应该知道一些。

     “他醒着的时候可能是没做什么,”莫文看他一眼,道:“但千年的时间,什么都没做的话,早就消散了。”

     苏格然闻言,若有所思。

     实际上,莫文没有说的是,就是苏臻自己不做,如果有人想让他一直‘活’下去,自然就会做什么。而这时间持续了千年,在联系莫文之前探知到的救世者……

     这是这个世界的小天道在下一盘棋,可是苏格然无意间硬是把棋局打乱了,这些莫文却是不能跟苏格然说。小天道想培养一个人,人胚胎都没出来,就被苏格然打乱了。

     仔细想想,养了一千年的果实自己儿子还没吃,就被上司的儿子吃了,小天道……也挺可怜。

     不过引导者让苏格然收了这人,难道是小天道想对苏格然做什么?

     莫文抬头看一眼天,随后在苏格然脸上落下轻吻,又蹭了蹭他的脸颊:“我们去吃饭吧。”

     “嗯。”苏格然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对苏臻道:“你就在这等着吧,一会来人了,你自己把你的戾气打散。演戏会吧?”

     “……知道了。”苏臻回答的不是很乐意,但还是应下了。只是演戏……是唱戏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