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有鬼
    二十

     自此以后,苏格然指东走,保镖不敢往西跑,苏格然说让站着,保镖绝不敢坐下。这倒是让苏格然省了不少心,满意至极。

     手底下的人对苏格然什么态度,莫文并不是很在意,只要对苏格然有尊敬,他就不介意。只是他脸色却一日比一日来得黑,连着几日,保镖都绷紧了皮。

     除了苏格然,谁都不知道到底谁招惹了莫总,让他脸色这么难看。

     苏格然清心寡欲不是嘴上说说,当真禁欲起来。晚上依旧和莫文在一张床上,却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就算腰上顶着东西,也是笑眯眯地狠命揉捏两下,然后睡觉。白天则抽空给个么么哒,安抚一下莫文。

     一个么么哒怎么能满足莫文一颗泰迪心!

     可是除了延长么么哒的时间,莫文也无可奈何。苏格然确实有些小忙,回酒店后洗个澡就打着哈欠上床,他也不忍心。

     好在事情有了转机。

     这天在苏格然起床洗漱的时间内,莫文就接了三个电话。他既然接管了身体,身上的责任也要担着,公司有事他不能不管。

     三个电话,样样都是要紧的事,透露的意思无非是让他回去主持大局。可是老婆刚追到,这一走少说也要一两个月,他舍不得。

     晚上怀里有人一起睡,和一个人睡,差别还是很明显的。

     莫文想把苏格然打包带走。

     不过莫文心里清楚,这事如果直接跟苏格然提,他答应的可能性很小。苏格然把驱鬼当成工作,即使目前他的作用就是帮忙挖坑找东西,但是清目不说,他肯定不会走。

     走了,那就是擅离职守。

     于是莫文犹豫过后,直接去找清目。这两人关在房里,不知道说了什么,等清目出来时,满面笑容,转手就把苏格然塞给了莫文。

     “既然要回b市,悯然就一起回去吧,把这东西拿回去给你师祖看看。”清目把从地里挖出的木珠塞进苏格然手里,木珠上沾着血迹,用白手帕包着,“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叫你回来的。”

     这儿暂时不需要你了,送完快递后,你就自由地飞翔去吧。清目就这意思。

     苏格然准确地领会了他的意思:“……”

     虽然有些无语,不过这东西确实要送到师祖手上才行。苏格然收拾收拾,就把自己打包给了莫文,乖乖走了。

     苏格然跟莫文走后,清目在房间里捧着一本发黄的经书,如获至宝,“祖宗丢失的东西,终于找了回来,大幸!大幸!”

     愉然默默“看”着,心里嘀咕:师父为一本书就把师弟卖了……虽然师弟跟那人似乎感情挺好,而且、而且连那事都做了,但是……

     清目转头看一眼愉然,抬手拍拍他的膝盖,“你师弟跟我们缘分不深,我只是趁势而为。”

     “不过这个确实比他值。”清目又嘀咕一句。

     愉然:“……”

     二十一

     苏格然到b市后,直接回了龙门观,匆匆忙忙,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去拜见师祖。苏格然的师祖辈分大,年纪也不小,七十岁的老人,头发胡子全白了。

     见着苏格然,师祖眯着眼睛,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须,张口就道:“你那有缘人呢?”

     苏格然一愣,刚递过去的手停在半空,“什么有缘人?”

     “你手上牵着红线呢,当我眼瞎。”师祖瞅瞅苏格然放在他面前的手,绕着小拇指转一圈,愣是没看到他手心手帕拖着的木珠,“怎么不带过来给我见见?我给你们测测姻缘。”

     苏格然低头看看自己的手,除了那木珠什么都没看见,心里却大概知道师祖说的谁。师祖以前是专门给人测姻缘的,清目上来后,他就退居一堂,看起来似乎是准备颐养天年。

     苏格然见过龙门观弟子的神通,自然就不会小看了他师祖。只不过,苏格然有些疑惑:真的有红线之说?

     “多谢师祖,但是弟子不想知道的太清楚。。”苏格然心思绕啊绕,还是拒绝了师祖的好意,手又往前递了递,“师父让我把这个给您看看。”

     师祖这才去看那手心里的木珠,直接用手拿起来看了半响,收到袖子里,然后冲苏格然摆摆手:“行了,你去陪你的有缘人吧。”

     苏格然眨眨眼,本来想问问他看出些什么,见他不欲多说,便收起好奇,转身退了出去。

     苏格然在前院和同门聊了会,便准备拉着莫文去看看自己的住处。隐约听到有人唤自己的道号,转头便看到师祖身边的小师叔跑出来。

     小师叔今年不过六岁,看见苏格然回头时,脸上一喜,屁颠屁颠的过来作揖。苏格然回礼之后,他才老气横秋地说:“小师侄,师父说,让你外出修炼,半年之内不要回来了。”

     苏格然:“……???”

     苏格然:我做错什么了啊我!怎么一个一个都赶我走!

     莫文:……这次我什么都没做。

     二十二

     苏格然在道观住下两年,东西没多少,挣得那点钱全寄给了福利院。收拾东西的时候,自然也没什么特别值当带走的,只翻出两身道袍时,犹豫片刻,还是塞进了行李箱。

     师祖让他出去走走,还塞给他一本黄皮经书,苏格然疑惑之后,便真的收拾一番,带着书走了。

     两年的时间怎么说也有些感情在,要走的时候就有些不舍。等坐上去莫文家的车后,苏格然才拿起那经书,无聊翻开第一页,定神看了眼。随后有些不可置信,瞪大眼又细细看了一遍,便听到与众不同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书籍已收录。】

     与系统不同,这是一道机械的女声。

     苏格然愣住片刻,再低头一看时,方才写满字的经书已经变成空白的纸张。苏格然连着翻了几页都是如此,再重头翻到尾,也是全部空白。

     苏格然:“……”

     莫文察觉到他动作有些焦躁,低头问他:“怎么了?”

     苏格然把书塞进他手里,伸手揉揉额角,“我把他们的书弄坏了。”

     莫文摸摸空白的纸张,轻笑:“没事,你这本只是抄录,正本应该在龙门观书阁里。”

     那老头子挺狡猾,就这么把人情还了。

     苏格然不知道莫文送过他们经书,闻言凑过来看了一眼,这本书确实相较而言比较新。但到底是观里的书籍,讲的又是茅山的东西,就这么被他……的系统弄没了,苏格然还是有点愧疚。

     最关键的是,他呆了两年才接触到这术法一类的东西,才看了一句就没了!

     “抄录也是道观的书……”苏格然轻叹一声,“我还是打个电话说一声吧。”

     “不用。”莫文随手将书丢在车内的角落,搂过人香了一口,然后说:“一般这种让你外带的书,最后肯定要销毁,不能让普通人看到。你小师叔应该是忘了说。”

     苏格然斜睨他一眼:“你倒是清楚。”

     “嗯,”莫文手指在苏格然的肩膀上轻轻揉捏,脸上在正经不过,“我猜的。”

     苏格然:“……”

     二十三

     那书果然是要销毁的。

     得了这个消息后,苏格然松了口气。事后他才知道系统把书收录后,他便可以随时随地翻阅,自上次知道可以打探别人与自己的距离后,苏格然这才是第二次发现系统说的辅助作用。

     莫文都不知道苏格然拿着个金手指当乞讨碗用,不然定然会细细教他。

     苏格然隐约知道师祖是让他在外修炼术法的意思,可城市的灵气怎么比得上山间。苏格然有些不明白,既然让他修炼,为什么又要拖他修炼的速度呢?

     外界不仅灵气比不上,浊气还重。苏格然试探性地询问系统后,便得到了一个相对较好的时间段和地点。

     白天莫文处理公事,苏格然在酒店里研究术法。晚上莫文回来,想拉着老婆来一发,老婆却跑到酒店二十九楼楼顶修炼去了。

     苏格然还美其名曰:吸收日月精华。

     莫文默默咬牙,回头就想找人去找双修的书,最后还是忍了。

     老婆在身边,看得见吃不着,莫文一股子气全撒在了那些极品亲戚上,连那个莫家私生子也没落着好,辛辛苦苦积攒的势力,直接被莫文吞掉了。

     之前的莫文有经商之才,却远没有现在这么干脆果决。他做的出割腕自杀的事,内心就属于有些软弱的人。

     因此,莫文这一动作,熟悉他的人无不惊讶。

     这一惊讶,就惊动了上面的长辈。莫家长辈突然让莫文回去一趟,莫文接到电话后,不甚在意。只后来听到是想拉着他跟人联姻,莫文冷笑一声,转眼就丢在了脑后。

     这日,莫文处理完公事后,无视上门挑衅的莫家私生子,直接上楼顶找苏格然。

     苏格然盘腿坐在毯子上,听见响动,回头就看到莫文黑着脸出现。苏格然半点不怵,乐呵呵地爬起来,主动迎过去。

     莫文微微挑眉,脱下大衣把人罩住,摸了摸他的手,“明天开始不准呆在上面了,天气这么冷,身体还要不要了。”

     苏格然拉着他的手从胸口探进去,“全是暖宝宝。”

     莫文不赞同地摇头:“那也不行。寒气入体,你身体受不住。”

     说着把手拿出来,将人揽在怀里,带入楼梯。苏格然也不反抗,实际上他到今天为止已有所得,也准备暂时停一停“日月精华”的事。

     到底身体更重要些。

     莫文亲昵地蹭蹭他的脸颊,又亲了亲,“乖。”

     苏格然看着他笑。

     虽然不知道他笑什么,但此时只两人独处,莫文心里觉得舒服,捧着他的脸又亲了下去。

     一下一下又一下,绵绵密密不停歇。

     初时他的动作再温柔不过,亲啄他的嘴唇。再之后便是轻轻舔舐苏格然整齐的牙齿,勾着他的舌尖轻轻吸允。偏偏苏格然不老实,手悄悄摸进了莫文的衬衫里,微凉的手指在皮肤上轻轻撩拨。

     莫文眼一眯,一手放在苏格然的脑后一手抱住他的腰,逐渐地动作也粗暴起来。却怎么也不会伤到他。

     苏格然张开嘴任他动作,却不是被动承受。即使整个人都被莫文罩住,苏格然也能找到机会,把莫文抵在墙上。

     只是他现在不是一米八多的个子了,这样的姿态让他还得微微踮脚,有些不爽的咬了咬莫文的舌头,抽离开来。

     莫文手依旧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却帮他擦去了嘴角的银丝,只擦着擦着,手指就想伸进去,找那小舌嬉戏。

     苏格然明显感觉到有东西抵着自己,莫文手指也不老实,一低头把口水全擦他的衬衫上,故意从某个点上磨过去,满意地某人倒抽一口气的声音。

     “别闹。”莫文手臂紧了紧,抱着苏格然,吸了口气,“乖,让我缓缓。”

     莫文知道,苏格然有些洁癖,肯定不愿意在这种地方做。所以,他只能忍。

     黑暗里,苏格然笑眼弯弯,听着莫文的心跳声,当真不动,“你怎么穿这么少?”除了他身上的大衣就是衬衫,这人当自己是个火人不怕冻吗?

     “我热,”黑暗里,莫文的声音带着沙哑,“只要一想到你,我就浑身发热。”

     苏格然心里骂一句流氓,面上却露出笑容。

     两人静静相拥好一会儿,莫文才微微松了松手上的力道,“真够磨人的,格然,今天我伺候你吧?嗯?”

     苏格然抬头,伸出手勾勾他的下巴,“我要在上面。”

     莫文眼一眯,声音特别温柔:“都听你的。”

     二十四

     天气越来越冷,苏格然为了自己身体考虑,也不能上天台受死,每天就呆在室内。虽然人不在愉然身边,两人联系却没有断。

     苏格然知道清目那边的事一时没有进度后,便把酒店的异常说了说。苏格然也不知道清目会不会发现,如果清目没有发现的话,他就只能直说了。

     除了关注这件事,苏格然每天便在屋子里画符。道术没有速成法,天分再好都不可能在一两年内学成,更不用说苏格然才开始半个月。

     他现在画的毫无灵气,其实就是练个熟能生巧。画好了之后,合格的就收起来,不行的就团吧团吧泡水里。总不能让别人捡了去。

     莫文那个未婚妻找上门的时候,苏格然正趴在地上画符。听见响铃,苏格然笔下一顿,这张纸又废了。

     他起身抚平皱起的衣角,走过去准备开门。莫文一向是直接进来,按响铃的必然不可能是他。

     苏格然手刚搭在门把手上,就看到一直黑手穿门而过,正要来抓门把手。那手很小,看上去应该是婴儿手。

     苏格然松开手,后退两步,看着那手摸到门把手上,把门打开了。与此同时,苏格然听到一个娇俏的女声:“哎呀,怎么没关门呢?我进来啦!”

     门缓缓打开,苏格然笑容温和地看着门口打扮精致的女人……肩膀上的小鬼。

     “呃……”那女人也没想到苏格然就在门口站着,愣了一下,露出天真的笑容,“不好意思,打扰……啊!”

     苏格然脸上笑容不变,一只脚却浮空踩着什么东西,暗暗使劲让他动弹不得。苏格然淡然地作揖,缓缓道:“龙门观悯然,施主有什么事?”

     看上去顶多二十二三岁,居然敢养小鬼。姑娘,你胆子果真十分的大呢。

     “你你你、你你!你是谁!”

     苏格然叹气,他不是已经自我介绍过了么。

     “这个房间里的狐狸精呢!”那妹子先是被苏格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看见自家的小鬼被他当球似的踩在脚底,心里更是虚。但转念一想,她又不是来找道士的,也不装天真了,伸手就要推开他解救自己的小鬼,“你让开!臭道士多管闲事!”

     啧啧,脾气真差。

     苏格然之所以先发制人,不过是怕她针对自己,用什么邪门手段。既然对方只是找人,他也就不在意了。

     后退一步,看着那小鬼带着冒烟的背部,看都不敢看自己一眼,窜回那女人的怀里。

     苏格然:“狐狸精这里倒是没有,施主你大概找错人了。”

     女人看见那小鬼背上烧出的脚印,再看看淡笑的苏格然,什么话也说不出。苏格然见她没什么话说了,便把门关上,转身便打了个电话给莫文。

     不管她是不是找错人,以防万一,还是要跟莫文说一声。

     等莫文赶回来,苏格然才知道,那是莫家给他找的未婚妻,狐狸精就是他自己。

     “宝贝儿,”莫文将人搂在怀里,在他肩上落下细密的轻吻,“我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本来打算解决了这事再跟你说。你不要生气。”

     莫文说着,眼底闪过阴狠,“本以为她也是无辜受累,就没在她身上花什么心思,没想到她居然敢来找你麻烦。”就养小鬼这事,那女人就单纯不到哪去。

     苏格然这件事倒不怎么生气,只是觉得有些搞笑。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搞清楚,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就敢上门找茬,借的谁的势?

     莫不是以为,一只小鬼她就天下无敌了吧。

     “你没事就行,”苏格然抓住他往下溜的手,说起了自己的打算,“我不太放心师父那边,虽然帮不上什么忙,我还是想去看看。你这边忙完了?”整天想着拖他上床,一看就是闲的。

     背后的人动作一顿,浴室里一时有些安静。苏格然有些意外,“怎么了?”

     莫文轻咳一声,搂着人往后坐了坐,含糊道:“再过几日。”

     苏格然微微挑眉:“嗯?”

     “宝贝乖,”莫文凑在他耳边亲了亲,“我这边还有点事,再等几日,处理完后我跟你一起去。”

     “这几天下雪,你一个人去,我怕你生病没人照顾。”莫文又补充了一句。

     要害被人握住揉捏,苏格然微微喘息,脑中思虑片刻,点头应了,“也行,我回头给愉然……唔……”

     “都这时候了,怎么能念别人的名字。”

     “今天让你在上面好不好?”莫文低笑。

     “不好。”苏格然想起上次的事,把腰上的手打掉,“累。”

     “保证不累。”莫文在他身上留下一个个痕迹,新痕盖旧痕,心满意足,“宝贝……格然、格然……”

     怀里的人轻哼一声回应:“嗯……”

     二十五

     莫文忙着去清理身边乱七八糟的事,第二天苏格然又和那女人见面了。这次他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蔡薇薇。

     彼时他正坐在大厅里吃午餐,莫文这几天中午都没空陪他,他一个人吃到显得有些孤单。苏格然正端着碗汤慢慢啄饮,桌面上突然出现一个蓝色小皮包,随后蔡薇薇就在他对面落座,身后跟着两个人高马壮的保镖。

     “说吧,”蔡薇薇双手抱胸,看着苏格然扬扬下巴,“给你多少钱才肯离开我未婚夫。”她声音不大不小,周围有人闻声看了过来。

     苏格然视线在那保镖身上绕了一圈,微微眯眼,分解他的人体构造,一手端着碗继续喝,另一只手却向后摆了摆。蔡薇薇皱眉,看不懂他的意思。

     两个保镖却莫名感觉背后一凉,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坐在另一张桌上进餐的六人蹭蹭蹭站起来,走到苏格然身后站定。顺便把蔡薇薇三人包围起来。

     苏格然笑眼弯弯,小鬼不行就想用武力,妹子你可真单纯。昨天还认错人,今天又找上门……

     苏格然眯眯眼,满足地喝完汤,放下碗后,又动作优雅而缓慢地擦了擦嘴,这才不疾不徐的开口:“请问你是谁啊?”

     蔡薇薇看见那六个保镖,脸色也不太好看。她明明听到说苏格然是独自进餐,才大刺刺地走过来,想先吓他一下。没想到对方不仅跟着保镖,还是六个。

     呸!真当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呢!

     “蔡薇薇。”蔡薇薇报出大名,撇撇嘴,“莫文的未婚妻。”

     苏格然笑容不变,当着蔡薇薇的面打了个电话给莫文,然后开外放。

     “然宝贝,怎么了。”

     身后的保镖挡住蔡薇薇抢手机的手,又轻巧的推了回去。苏格然看着她愈加难看的神色,如果她昨天没有带着小鬼上门,他还真的会心软。

     “莫文,你未婚妻找上门了。”

     周围围观的人倒吸一口气,这……这男的好嚣张。

     “未婚妻?”莫文轻笑,“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哪来的未婚妻。”

     苏格然挑眉,看着蔡薇薇,“蔡小姐,你看这……”

     蔡薇薇咬牙,“莫文,你给我等着!”

     苏格然眨眨眼,转过身看着蔡薇薇离开的背影,问身边的人,“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保镖:“……”

     大概真的以为莫文有老婆了?

     苏格然以为这事就算完了,没想到第二天蔡薇薇又坐在他对面,开口就是:“男的和男的在一起,你也是带功德的人,也不怕遭天谴。”

     显然,她已经知道自家小鬼为什么会伤的那么重了。同时蔡薇薇也知道,一般手段,根本奈何不了苏格然。

     苏格然正在吃点心,闻言差点呛到,“你这逻辑很奇怪啊。”他功德本就是天降,真要有天谴早把他劈死了。

     蔡薇薇一脸不爽,今天既没有带小鬼也没有带保镖,一身貂皮大衣靠在椅子上,看着苏格然,“我重新调查过了,莫问根本没有结婚,也没有老婆。”

     苏格然眨眨眼,看着蔡薇薇慢条斯理地说:“他老婆……不就坐在你面前么?”

     蔡薇薇瞪大眼,似乎从来没见过如此毫无羞耻的人。

     苏格然想了想,又反驳道:“不对,我应该算老公。”

     蔡薇薇:“……”

     也不知道她脑补了什么,一脸不可置信的又走了。苏格然侧头看看保镖,“我说错了?”

     齐齐摇头。

     苏格然点点头,“心理承受能力真差。”

     保镖:“……”

     二十六

     蔡薇薇拿苏格然无可奈何,却依旧锲而不舍地每天来找他,苏格然一不赶她二不骂她,由着她整天乱想。

     没过几天,苏格然在新闻上看到h市地震的消息,也没空跟蔡薇薇牵扯了,收拾东西就要走。莫文这次一句话都没说,打包跟着苏格然上了去h市的车,然而此时h市已经不如以前。

     一行人直奔苏格然之前住过的酒店,然而眼前只看到一片狼藉。

     苏格然抿唇走了一圈,视线从现场救助人员身上扫过,突然看向莫文。正准备说话时,喉咙的痒意再也克制不住,苏格然刚开口就是一阵剧烈地咳嗽。

     莫文连忙将人揽在怀里,看他咳的心肺都要从口中脱出,心疼的不行,却只能拿衣服罩着他,不让他吸入更多的灰尘。

     莫文想带他先离开这里,漫天灰尘,这里不是苏格然可以待的地方。察觉到他的动作,苏格然握紧他的手喘息,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咳咳、咳!我、咳……我师父……”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莫文连忙道。

     苏格然面色苍白,手指紧紧抓着他的手腕,在一阵剧烈咳嗽之后,突然就失去了意识。莫文牢牢抱住晕过去的人,摆手让人联系之前留下的人,匆匆忙忙上车离开。

     h市发生6.1级地震,偏偏其他建筑物只是摇晃,只有这酒店及附近的建筑物全部垮塌。目前伤亡人数还没统计出来,救援从昨天一直持续到今天。

     上面什么指令,外边吵吵嚷嚷着什么,莫文都没心思管,只守在病床边等苏格然醒来。他以前经常做这样的事,此刻却突然感觉有些恍然。

     苏格然许久没住过院了。

     莫文握着他的手,起身在他眉心落下轻吻,满心的心疼,“我就不该带你去那地方。”

     复又低低叹息:“你的引导者……太过分了些。”

     系统:“……”

     莫文又说:“明明可以先去学些强身健体的功法。”

     系统:“……”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你懂个屁!

     二十六

     苏格然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他本来是一时咳过气,再后来就是睡着了。醒来时,察觉到自己在病房,一时有些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他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在医院里住过了,往上算算,似乎上一次还是他死的时候。

     真是不美好的联想。

     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苏格然躺在床上发了会呆,记忆回到大脑,猛地坐起身后,头脑一阵晕眩。强撑着坐了一会儿,缓解之后,掀开身上的被子便准备下床。

     门外脚步声一刻不停,似乎非常忙碌,苏格然想到地震的事,心里一阵发紧。

     他刚穿好鞋,门就被打开,苏格然循声望去,先是看到莫文略显惊讶的脸,随后视线看向一边,愉然一脸茫然地站在莫文身后。

     莫文大步跨进屋内,抬手将苏格然扶上床,“下来干什么,别冻着了。人我已经找到了,都好好的,你放心。”

     愉然跟着走进来,从床脚一路摸到苏格然的手,轻轻握住:“师弟,我没事,师父也没事。”

     看到愉然的时候,苏格然就微微松了口气,得到确切的答案之后才放下心,“赵大师呢?”

     既然师父跟师兄都没事,赵连翘几人应该也没事吧。

     愉然脸色却微变,有些迟疑,“赵大师……倒是没什么大问题。”

     苏格然想到赵白敛的孙子,心又提起来,“受伤了?”

     莫文自刚刚就被苏格然忘在脑后,这时候找到机会,道:“赵连翘没事,他那两个小徒弟帮忙救援,受了点小伤。”

     他说着,顿了顿:“我也安排了人去帮忙。”所以你不要太担心了。

     苏格然松了口气,不是人出了问题就好。虽然赵白敛不一定知道他是谁,但到底是好兄弟的后辈,如果除了问题赵白敛大概也会难过。

     “那就好。”苏格然手搭在莫文手臂上,还是要下床,“师父在哪?我去看看。”

     虽然感情没多深厚,但这两年清目也没亏待他。现在得知他没事,怎么都要去看看。

     莫文心中叹息,扶住他,“清目道长在兰音寺,离这里很远。愉然知道你来了之后特地坐车赶过来,你就是想看,也不要急于一时,至少让你师兄歇一晚。”

     “兰音寺?”苏格然来的第一天就查了h市的寺庙道观,自然知道兰音寺在哪,“怎么去那么远的地方?”

     “师父在酒店下面发现有僧人留下的东西,怀疑他们知道一些什么,我们一路问到了兰音寺。”愉然解释道:“离开第三天就听说这边地震的事,师父还说这是他命不该绝。”

     苏格然:“……这话确实像他说的。赵大师也跟着一起?”

     愉然点点头。

     苏格然也知道事情不能急于一时,虽然很想知道清目到底发现了什么,此刻还是忍了下来。他饮食一向正常,刚刚注意力在愉然身上,还没感觉,这会儿觉得胃隐隐有些疼。

     莫文打开柜子上的保温盒,里面盛满了白粥,隐约看到一点点肉糜。

     “先喝碗粥垫垫肚子,我让人去饭店拿些菜回来。”

     苏格然嘴唇动了动,还想问什么,却在看到神色略带忧虑的愉然时,将话头吞了进去。愉然一向良善,猫猫狗狗都会超度,这会儿应该在担心地震的伤亡情况。

     有些事清目可以说,愉然却不可以。

     莫文细心喂着苏格然,愉然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却能感觉到空气里的气氛对他不太友好。那种气氛叫做虐死单身狗。

     看出他的不自在,苏格然轻轻咳了一下,便看到莫文担忧的眼神。这是怕自己又发作呢。

     心中一暖,苏格然握住他的手。愉然突然道:“师弟,我去……给他们超度。”

     苏格然刚要脱口而出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转而道:“让人跟着他吧,免得迷路了。”

     莫文:“好。”

     愉然走后,苏格然与莫文对视片刻,良久叹口气:“你的大劫……是不是过了。”

     莫文神色惊讶,随后眼里露出笑意,“真聪明。不过还没过,真正的大劫在这后面,这不过是……”被你改过的命数。

     苏格然皱眉看着他,“既然不是,为什么拖着我不让我过来?”

     “格然,”莫文将他的手放在手心揉捏,轻轻撕掉上面贴着的胶布,看着苏格然手背上的针孔叹气,“你看,你只是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就进了医院。真碰上了地震,满天灰尘,你要去哪躲。”

     “就这个?”

     “嗯。”

     “那……劫数……”

     “我自有分寸。”莫文一脸轻松地说。

     但是他没想到有人当场给他拆台。

     “你已经把天下大运改了,”系统冷淡的声音在苏格然的脑海响起,“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他也不知道莫文的劫数到底在哪。”

     苏格然猛地抽回手,却没有马上问莫文,而是询问系统:“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没有。”系统声音淡淡,“你只要遵循本心即可。”

     苏格然侧头看一眼窗外,随后拉住莫文的手,语气淡然却坚决:“你我,寸步不离。”

     既然不知道劫数在哪,那他就跟他一起。即使是重病,他也能随时在身边照顾。

     莫文动作一顿,视线和苏格然黑沉沉的眸子对上,半响,宠溺道:“好。”

     反正,发生什么事,他都会护着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