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防防
    写文不易,糊口艰难,请诸位支持正版,首发。

     房内并没有太多活动的迹象,角落里倒是丢着一件白衬衫,衣角有些污渍,看上去似乎是咖啡干掉后的色泽。程谨随意的打量一圈,收回视线,落在程谕的身上。

     说起来,程谕今天穿的一身花花绿绿的,款式布料都让程谨有些眼熟。

     “哥,你没有带换洗的衣服?”程谨思考两秒,想起这套衣服之前在楼下看到摊贩贩卖过,好像知道了什么,问道。

     程谕进屋后,就去给程谨倒水,此时闻言扭头看过来,眼神微疑,“嗯?”

     随后程谕看到程谨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点点头,“嗯。”

     之前程谕看到程谨的目的地并非是海岛,而是海岛附近的城市,想着市区买个衣服还不简单,就没带衣服,直接订了票跟着上了飞机。结果程谨一刻不停的就要坐船去海岛,即使程谕想买衣服也没抽着空。

     所以程谕也只好在海岛上,逮着空买了一身花衣服。

     程谕还想到了程谨会不会下海玩的事,泳装都买好了,可谓用心良苦。

     “哦。”程谨闻言点点头,安静地坐在绣着浪花纹样的单人沙发椅上,双手结果程谕递过来的水杯,轻声询问:“哥,你讨厌顾慎?”

     程谕毫不犹豫的点头道:“讨厌。”废话,换谁看见一个陌生人拐走自家弟弟不生气,之前连个声都没有。

     程谨点头,然后说:“可是你讨厌他,也不影响我和他在一起啊。”

     程谕:“……”

     “顾慎对我挺好,我们之间相处的也挺舒服。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希望哥你能和他和谐共处,毕竟哥你对我也挺好。”程谨这么说着,微微侧头,看向窗外,天空正蓝,“毕竟我跟哥是一家人。”都是姓程的。

     程谕听到程谨用‘一家人’这个词,心中微暖,表情缓和下来。他沉默片刻,理性道:“这是你自己的事,我确实不该多管。”

     “但是程谨,你现在是一个人。”程谕说着,反应过来,看一眼程谨的表情。发现他看上去很淡定,程谕眼里染上复杂的神色。

     程谨静静地等他下文。

     程谕坐在床边,双手交叉撑在沙发扶手上,抵住自己的下巴,沉吟片刻,道:“你一个人,而且还是学生,很多事情都没有接触到。老实说,我……”

     程谨手指微动,神色认真,一副聆听者的模样。

     程谕看着程谨,看到他此刻的表情,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也说不下去,程谕知道,没有作用。

     程谨大概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个什么模样,他在聆听程谕的想法,但眼神却无比坚定,没有一丝动摇的迹象。

     他很坚定。而坚定并不是阻拦程谕的绝对因素,而是因为,程谕看不到程谨有一丝一毫的迷茫。至少现在来看,程谨很清醒,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不准备改变。

     即使交谈下去,程谕也大概知道,这次的谈话最后的发展走向不是他让程谨软化,而是程谨让他软化。程谕在这一刻无比的清楚这一点。

     程谕看了程谨半响,他垂下头,低低道:“算了,你还年轻,你想做什么都是你自己的自由。我会在后面保护你的。”

     “哥?”程谨有些意外。如程谕所想,程谨原本就打算听完程谕的想法后,再说说自己的想法。但他并没有让程谕软化的意思,他没有get到劝服别人的技能。

     程谨还以为,程谕就会是拉诺说的那个反对到底的角色。然而程谕的表现说明,他并非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难以说服。程谨还没说,程谕就先服软了。

     这让程谨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程谕又开口道,“这件事,我暂时不会告诉我妈。原因我也不会多说,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顾慎再谈一次。”

     程谨闻言微愣,他还准备回头就顺便通知程童绮,“不告诉姑姑?”

     程谕闻言点头,起身揉揉他的头,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眼神却柔和下来。

     “这条路不好走,但是要如何生活,如何恋爱,都是你的自由,由你自己决定。”既然不能切断源头,程谕决定曲线救国。

     顾慎迟早会露出马脚的,程谕内心握拳。

     一百六十二

     解决了恋情中的一道坎,虽然没有一起把另一道可能出现的坎给解决了,程谨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晚饭前,程谨很是愉快地拉着程谕找到酒店的点心房,提出自己想给恋人做一个生日蛋糕,能不能征用点心房。

     一般情况下,不是很过分的话,客人的要求都会被满足。程谨只是想做个蛋糕而已,点心师没什么意见就同意了。

     于是,程谨在点心师的教导下,慢慢地做了一个巧克力蛋糕。最后裱花的时候,点心师在一旁看着,摸着下巴纳闷道:“为什么你做的蛋糕黑成了这样,之前加了什么?”

     制作蛋糕的材料完全是程谨自己来,有些客户喜欢在蛋糕在冰激凌等等食物里藏戒指求婚,因此点心师不干预这些。但是现在看着这黑黢黢的蛋糕,点心师心中问自己:以前看的巧克力有黑成这样吗?

     程谨正小心翼翼地裱花,精神集中,一时间没有听到点心师跟自己说话。

     而程谕全程抱胸站在一边,并不插手。

     给顾慎做蛋糕,让他动手?想得美。

     点心师有时候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此倒也理解,等程谨结束这个过程后,又提出了疑问,“那个,呃……先生,我可以问一问您在这里面加了什么吗?”

     程谨眨眨眼,“巧克力,蓝莓,葡挞,白糖,鸡蛋……”

     点心师琢磨片刻,也没找到蛋糕为什么这么黑的原因。不过,虽然颜色黑的纯粹,但是加的食物都可以吃,问题应该不大。

     想着,他就松开手,这才去看程谨方才在蛋糕上裱出来的花样。

     程谨有一双巧手,直到这一步才表现出来。

     黑黢黢的蛋糕搭配裱的相当漂亮的奶油花,视觉上的效果有些奇异。

     点心师硬是憋不出一句点评来,最后,他说:“先生您学的挺快的。”突然感觉自己很会教人,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程谨兴高采烈地道谢,又利索地切了几块水果,摆在蛋糕中间空出来的地方。

     程谕在一边看完全程,对弟弟的动手能力感到很是自豪,神色间带着愉悦。

     点心师也点点头,无视那过于黑的底色,微笑着对程谨表示祝贺。

     程谨最后把写着生日快乐的白色巧克力插好,解下身上的白色围裙,轻快地拍拍手,转头对程谕很高兴的说,“完工!哥,我做的怎么样?”

     程谕难得笑了一下,“很不错。”程谨做的确实漂亮,蛋糕黑点就黑点,反正不是他吃。

     “那哥下次生日我也给你做一个吧。”程谨这时候又说。

     程谕:“……”

     程谕看看黑蛋糕,心情复杂。程谨要亲手给他做蛋糕他很高兴,虽然他不爱吃,但是……算了,反正不会吃死人。

     于是程谕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微笑,点头,“好。”

     点心师默默偏头,下次应该不关他的事了,这位先生会在蛋糕里加什么,造成什么奇妙的效果,他就不知道了。

     一百六十三

     程谨要亲自送蛋糕过去的要求,程谕是拒绝的。虽然之前他提到过要跟顾慎再谈谈,但是今天之内他并不想见顾慎第二次。

     不过在他犹豫怎么拒绝的时候,程谨已经推着小推车进了电梯。程谕下意识的跟了几步,突然好奇顾慎吃蛋糕时会是什么表情,最后还是心情复杂的跟程谨一起走了。

     电梯上升时,程谨突然轻轻啊了一声。

     程谨的声音不大,但是来的突然,程谕微惊,迅速转头看向程谨,眼神询问。

     程谨没有说话,松开小推车上的手,一只手摸了摸左耳垂,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看一眼。

     程谕没有得到回应,正要开口询问,电梯门这时打开,程谕眼前一花,程谨人就离开了电梯。

     程谕神色惊疑,看看程谨的背影,又看看安静停在电梯里的小推车。

     推?

     还是不推?

     一百六十四

     【拉诺:区域范围内检测到对顾慎有不轨意图的地球人类,对方正向着顾慎的房间走去。】

     【拉诺:目标穿着侍应生的衣服,男性,黑发,推着和你一样的小推车。】

     【拉诺:目标离顾慎房间还有二十米。】

     【拉诺:十五米……】

     【拉诺:走廊摄像头被不明物体遮挡,正在连接目标手机。】

     【拉诺:连接成功,是否开启通讯】

     【拉诺:目标有特殊药物购买聊天记录,有致人昏迷药物成分,目前不知用在何处。】

     【拉诺:是否需要现在提醒顾慎。】

     程谨……炸了。

     一百六十五

     程谨从电梯冲出后,极具目标性地飞向目的地,在顾慎的门口不远的地方,二话不说一脚踹飞了一名男士。

     这名男士本就警觉,听见脚步声就转过头查看,但眼看着天外飞脚,反应不及,只来得及闷哼一声。脸上的表情刚露出惊疑,就因为疼痛扭曲起来。他连踹他的人是谁都没看清,刚抬起头要说什么,就被狠狠地踢中肚子,冷汗一瞬间就流了出来,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半天出不了声。

     程谨阴沉着脸看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房卡,刷开门,弯腰拖着男子的衣领就走了进去。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推着车子慢一步过来的程谕微愣,心中诧异刚刚帅的不成样,同样也暴力的不成样的程谨是怎么回事。

     见程谨顺手就要关门,程谕赶忙加快步伐,推着车子卡了进去。

     而程谨进门后扔开手上的人,第一时间寻找顾慎。在看到沙发上舒舒服服坐着玩平板的顾慎时,程谨微微松口气,随后看到顾慎手上端着茶杯正要喝水。程谨眼皮子一跳,抬起手一甩,手上的房卡就飞了出去。

     正坐在沙发上,拿着平板刷微博的顾慎,听到动静还没来得及反应,甚至头刚抬到一半,拿着杯子的手就感受到一股力量。端个杯子喝茶而已,顾慎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这一股外力出现,顾慎手一抖,杯子就从手上脱落。

     顾慎顾不上管再次湿掉的裤子,心中警觉,手迅速抓住一边安静躺着的手机,随时准备通知保镖救驾。随后一抬头,顾慎就看到程谨神色阴沉地样子……

     程谨看一眼在地上滚了一圈的茶杯,转身又给了身后的男人一脚。

     顾慎有些被眼前的场景吓到,神色不解。

     眼瞅着程谨踢一脚不够,还准备再踩几脚的模样,顾慎连忙把平板扔在一边,起身打不走过去,将人抱在怀里,迭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火气这么大?不气不气,生气伤身。”

     然后看着程谕推着一辆小车走到一边,又走回去把门给关上。

     顾慎微微眯眼,更加莫名其妙了。

     程谕看着顾慎抱着程谨的手,眼神不爽:“松开。”

     顾慎才不管他呢,牢牢抱住怀里的人,后退几步,安抚他,“乖,先不急着打……踢人,消气消气,怎么了这是?他欺负你了?你不要动手,我喊保镖来,保证不会留下外伤。”一边说着,一边抱着人离那侍应生装扮的人远点。

     虽然程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听见顾慎这么毫无原则的话,他对顾慎的好感加了那么一丢丢。

     程谨微微挣了下,顾慎以为他还想打人,自然不撒手,还箍的更紧了些,“别别,你那力道太重了,留下伤口回头他报警就不好了。”他刚刚都看着那人痛的连声音都发不出了,看着有点惨。

     程谕满意的点头。

     程谨这时候才说:“我不打他。”

     顾慎听着他的语气还算冷静,微微松了些劲,嗓音很是温柔地问他:“你跟我说说怎么了,他要是欺负你,我绝对不放过他。”

     程谨鼻尖充斥着顾慎身上淡却弥久不散的香味,情绪平复很多,“他给你下药。”对于程谨来说,这就相当于自己的领域被侵犯了。

     顾慎一愣:“嗯?”

     然后反应过来,看向地上那个杯子和它不远处的房卡,神色凝重起来。顾慎眯着眼沉思片刻,刚要开口,被揍的快要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似乎缓过来了,扑过来喊冤,“冤枉啊!我……我、咳,我只是给这位客人送点心的啊!welser你不能听他瞎说啊!”

     还没靠近呢,程谨脚一抬,踹远了。脸色又难看起来。

     抱着程谨的顾慎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程谨的力道,搂着人站稳了,看着倒在地上半天出不了声的人。

     半响,虽然顾慎此刻心情也不太好,但还是安抚性地亲亲程谨的脸颊,“不气不气,这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怎么可能中招呢。”莫名其妙送上来的食物他当然不可能动了,莫名其妙跑过来的人,他自然也会先叫保镖做好防备。

     如果这么容易中招,今天的顾慎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程谨却不信:“我进来看到你在喝水。”

     顾慎噎住,解释道:“那是我自己接的水,自己烧的,自己倒的。”除非别人给整个酒店的水都下了药,不然他怎么可能中招。

     而程谨只关注到,这水,不是别人送进来的。

     虽然如此,程谨还是转过身,伸手捏捏顾慎,又让顾慎张口让自己闻闻。顾慎无奈的张口,顺势咬咬他的鼻子,“好了,人你也揍了,他也没来得及做什么,消气。剩下的事给其他人做。”

     程谨看着顾慎,犹豫片刻,不是很乐意地点点头。这是伴侣的决定。

     顾慎见他答应,对程谨还是很信任的,微松口气,看看倒在一边的人,心里很是复杂。他现在反倒有点担心这人会不会出什么事了。顾慎走回去拿手机,准备打电话给保镖。

     这时现场却出现了新的变化。

     已经倒在地上看上去出气多进气少的‘侍应生’突然爬起身,不知从哪抽出的水果刀,挥舞着冲向——程谨。

     顾慎吓的心脏都停住了——

     “小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