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下车
    四十

     “此次去华中,不比上次。苟石梁如果认出我的话,必然能猜到我的意图,逼急了可能会杀人灭口。”夜间休息时,刘卫国坐在火堆附近,一边拍打自己的膝盖,一边道:“苟石梁那边已经有了防备,恐怕等着我的动作。”

     虽然离开了翔龙,但是对于目前各基地的讯息,刘卫国依旧掌握的清楚。翔龙是曾经的帝都,现在最安全的基地。这里汇聚了存活下来的绝大部分精英,在末世通讯中断后,也是翔龙基地的一批人带领着大家建立了新的通讯仪器。

     虽然因为资源的缘故暂时不能广泛应用,但刘卫国作为特权阶级,走的时候还是被塞了一部。

     “刘先生有什么打算。”苏格然拨弄火堆,噼里啪啦的声音让这一块显得不那么死寂,火光下的他看上去比平日更加柔和,“如果他有了防备,看到刘先生不会靠近的吧。刘先生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打算?”刘卫国侧目看看苏格然,再看看蹲在一旁树下拔草的苏臻,“你不是说苟石梁死后让我派人接手华中的工作吗?我想了想,你胆色不错,对人民也很关系,虽然有的莽撞,但是这种小事有个人看着就好……”

     苏格然动作顿了顿,扭过头看着他,那眼神让刘卫国感觉自己脸上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下意识地停住了话头。

     刘卫国:“怎么了?”

     “刘先生,”苏格然眨眨眼,一个字一个字十分认真地对他说,“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是你有这打算的话,有些事我就不好隐瞒了。”

     “我马上要死了。”

     刘卫国:“……???”

     杨雨生:“什么?!”

     苏臻懵懵地扭过头,看着苏格然:“苏哥,又死?”

     杨雨生:“什么叫又啊!”这都是什么人啊!

     四十一

     苏格然死字说的太过云淡风轻,那一夜过去后,大家都不在提这件事。不过从刘卫国时不时用打量的眼光看着苏格然来看,他是不信的。

     杨雨生也是不信的,开玩笑,这人还好生生的坐在他们车上呢。杨雨生心里想着苏格然活蹦乱跳的,肯定是逗他们玩。

     但是苏格然从来就跟活蹦乱跳这个词搭不上边,唇色也是淡淡,虽然看上去不像是病入膏肓,但是好像也不是很健康的模样。

     杨雨生愈发纠结起来,但是又不好直接问苏格然是不是真的要死了。他就是再糙,那也不可能问这种问题。

     封瑜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

     在愈发奇怪的气氛下,车子越来越靠近华中基地了。

     这次封瑜并没有把车子开进基地,而是把车停在距离华中基地两百米之外的草丛中。末世的植物坚韧度提了不少,为了不让他们卷进车轮使车子动弹不得,他们几人还是先把草丛清了快地方出来,再把车开进去,隐藏起来。

     苏格然原本准备光明正大的找麻烦,见此也没说什么。

     杨雨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打不过苟石梁,因此一直默默憋着气,没有拖别人下水的打算。他一直等着有一天自己强大了,就去剁了苟石梁的丁丁,因为他也不知道他杀了苟石梁,陈玉晋会不会开心。

     但是不处理苟石梁他自己不开心,思来想去就是剁丁丁了。

     不过现在不同了,陈玉晋爸爸要杀苟石梁,陈玉晋也拦不住不是。加上还有个好像蜜汁厉害的苏格然,杨雨生此时信心大涨。

     藏好车,杨雨生就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我们冲进去?还是翻墙?”

     众人:“……”

     杨雨生:“……怎么咯?”

     苏格然瞥一眼苏臻,发现连他都用宛若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杨雨生,心下夸赞他愈加长进了,嘴上道:“嗯,我觉得已经到这了,也不急。不如我们先吃点东西?”

     “现在还吃什么咯,”杨雨生诧异地看着他,然后踮起脚看看华中的方向,好像这样就能看到苟石梁一般,“我们先去剁了那只,在开欢庆会!”

     “说的不错。”封瑜点点头,在杨雨生兴奋的眼神下,缓缓道:“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刘卫国:“啊,天色也不早了,他们今天应该不会再出来了。”

     苏臻:“你是不是傻哦,苏哥都说尽量不要引起恐慌了。个人恩怨不要扯到百姓知道伐。”

     “想吃烤肉吗?”轶温柔地将苏格然鬓角的发丝捋至脑后,满眼宠溺,“现在好点了?我去给你捉只兔子?”

     杨雨生:……

     好气哦,智商比他高了不起咯!

     四十二

     苏格然发现杨雨生不仅糙,而且特别跳。尤其在他们在林子里按兵不动的时候,杨雨生听明白他们的打算后,一点都不安生,每天拉着苏臻跟着人家冒险队后面偷听。

     在意识到苏格然并没有打算做第二个华中基地,并且明确表示对所谓的特权一丢丢兴趣都没有后,刘卫国终于开始考虑要派谁来。

     虽然他离开翔龙基地的时候已经偷偷把所有权利和机密事宜交给了自己多年的部下,但是在他死之前,依旧是翔龙基地的一把手。再者这种统一基地的事,对翔龙也没什么坏处,对日后的发展更是有好处。

     起初刘卫国也有考虑过封瑜,至于杨雨生……谁选他大概都是脑子里少了根筋。跟封瑜在一起前杨雨生还动动脑子,在一起之后被养的脑子都快废了。

     不过封瑜不愿意,刘卫国也放弃了。

     他们几人在这里停留,除了人选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苟石梁没出城。

     刘卫国几人都觉得很奇怪,为了表示自己亲民的态度,以往苟石梁都会隔几天亲自带队,出来扫荡周围几乎不存在的丧尸,然后拿些物资回去。

     有时候苟石梁也会出个远门,去附近的基地串串门,表示他们还活着,万一出了什么事大家记得来帮忙。

     可是这都五天了,苟石梁连个人影都没瞅见。

     “难道他知道我们来了?”刘卫国说完,就自己摇头否定了,“不对不对,据我所知苟石梁对自己实力深信不疑,就算知道我来了也不会闭门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着我们上门打咯。”杨雨生砸吧砸吧嘴,他这几天有点上火,嘴角长了个痘,在他那种白皙如玉的美颜上格外显眼,“我们可以先进去,然后晚上潜到他屋子里……嗷,打我干什么!”

     封瑜敲完头又伸手摸了摸,看向苏格然,“你知道。”虽然苏格然这几天也同他们形影不离,但是封瑜直觉他知道什么。

     苏格然侧头看他一眼,淡笑不语。

     刘卫国狐疑地看向他。

     “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苟先生玩脱了,这几天没心思带队。”苏格然看看苏臻,再看看杨雨生,“你们两这两天不是经常去偷听,没听到他们说苟先生和两兄妹的香艳故事?”

     苏臻茫然地看着他,摇了摇头,“没啊,要是听到他名字我肯定跟你说了。”

     杨雨生也要摇头,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红,低着头不看人。封瑜眼皮子一跳,想到了什么,看向他的眼神更加深邃了些。

     杨雨生吭吭哧哧半天,还是把话说了,“之前是有听到说……嗯,咳,我但是就听着好玩,没想太多。”

     众人若有所思地看向封瑜。

     封瑜面无表情:“这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便利,他名声差点反倒更好。”

     苏格然笑眯眯地看着他,点点头:“嗯,是这样没错。”

     苏格然:我本来不想说的,不过既然你们好奇我就说了。

     封瑜:失策了。

     杨雨生:憋不住开个荤很正常么!害羞毛线!

     四十三

     苟石梁现在确实不太好。

     准确说,从苏格然出现在基地内开始,很多事情就不顺起来。一开始苟石梁并没有在意,虽然失去一个齐丝丝做挡箭牌,但是他还有很多挡箭牌能用,他握着权,自然就会有人为他卖命。

     而他,只要保持一个好名声就可以了。

     不过苟石梁发现,失去一个齐丝丝,他的名声虽然短时间内提升了一些,被夸赞大公无私,但少了齐丝丝似乎很多事情都不太顺利。

     这不应该。

     为了避免因为某个人影响整个布局,苟石梁一向是把所有权利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而那些人得到的不过是个空壳,不过大部分人只要名义上的荣誉和舒适的日子就觉得满足,再加上一点点特权,没有人不进套的。

     钱财在这个世界上显得弱了许多,因此必要时候苟石梁也不介意用‘钱财’来收买人。

     华中基地高层比大部分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是苟石梁自己的人,但是整个基地都在他的操控之中。所以苏格然才说,苟石梁人品不行,某方面实力却值得高看。

     不过这种做法弊端也很明显。

     刘卫国的做法是培养一个失去任何一个人也不会崩溃的班底,而苟石梁的方法却会因为失去领头人而导致全线崩溃。

     所以苏格然在了解到这一点后,才会选择前往翔龙。一是因为即使末世,民众对官方还是抱着一丝敬畏,尤其在末世逐渐要过去的现在。而翔龙作为镇守帝都的一方,就是大部分人眼里的官方。

     其二,翔龙是众所周知实力最强劲的基地。军人是存活几率最大的一群人,而这群人在病毒全面爆发时依旧听从国家上层的调令,护送存活下来的人类去安全的地方。在地方安全后,这些人有的继续呆在基地,有的则前往了翔龙。

     翔龙的地位可想而知,再加上他综合实力最强,只是接手一个华中基地,即使有人闹,也闹不太大。

     其三,刘卫国的儿子因为苟石梁死了,虽然这件事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双方自己心里清楚这件事,那苏格然获得支持的可能性就很高。

     苟石梁也意识到翔龙基地在大部分心目中的地位,尤其在通讯逐渐恢复的时候,所以才会愈加用心的经营自己在基地的名声和地位。

     但是,他没想到,原本自愿跟他发生关系的两兄妹突然就翻脸了,毫无预兆。苟石梁戒心很强,因为头上一直挂着刘卫国这把刀,他一直小心翼翼,不敢给敌人一丝机会。

     苟石梁清楚的很,只要他的存在能影响基地的动向,刘卫国这种为了国家连独生子都能暂时放在一边的人,就不会动他。

     因此,那两兄妹是在苟石梁确定他们没有问题后,才开始正式接触。而且他们身边一直有苟石梁派去‘保护’的人,一旦有什么异常都会被当场击毙。

     但是就这样,苟石梁居然还能有艳照流出去!并且是在暗地里流通了几天才被他的亲信发现,送到他手上。

     他发现的第二天,还没怎么动作呢,两兄妹就被发现死在了居所里,死相凄惨,明显是他杀。

     苟石梁现在焦头烂额,既要想办法瞒住这里的事,又要安抚基地的民众,还要证明那两人不是他杀的。与此同时,苟石梁一咬牙,干脆把刘卫国的人给暗地里解决了,所以刘卫国才接不到消息。

     民众一方面恐慌在基地里也会莫名其妙死亡,一方面惊疑苟先生与以往表现的不一样,加上之前苏格然说的*实验的事,整个基地气氛都很浮躁。

     而离基地不远的地方,苏格然坐在树杈上翘着二郎腿,“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天道是管理这个世界的人,如果要对苟石梁如何,直接让他死不就好了,哪里用得着让别人来出手。现在看来,天道也有诸多限制啊。”

     “虽然看上去各世界都有不同,但核心规则永远不会更改。”系统淡淡道:“总世界规则自世界初就有,无人能够更改。而小天道虽然是天道之一,但违背规则也会被惩戒。”

     系统从头到尾都没解释他所说的规则是哪一条,但苏格然这次却听懂了。

     “看来天道也不自由。”

     四十四

     事情源头的两兄妹跟苟石梁有仇,这是肯定的。刘卫国等人并不关心这两兄妹到底跟苟石梁什么仇什么怨,只是觉得可惜。

     他们两可能想着在床上杀了苟石梁,最后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恶心他。苟石梁现在只是名声受损,地位却没有收到影响。毕竟除了名声,他还是华中基地的第一人。

     即使知道这个人不似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正派,也没人敢对他做什么。毕竟,苟石梁并没有把大家逼的要集合在一起消灭他。

     刘卫国让部下安排的人终于到了,而苏格然也已经大刺刺的混进了基地。

     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他,苟石梁没空来基地门口巡视,苏格然只要瞅准基地门口的人就能轻松混过去。苟石梁压根没想到苏格然还敢回来,自然也没准备画像照片一类的东西。

     基地比上次来的时候要显得混乱,街道上来往的人至少少了一半,摆摊交换物资的人就更少了。

     这没什么好在意的,因为很快会有人接管这里,而华中也会恢复以往的模样,并且愈加的兴兴向荣。

     苟石梁的做法只能维持一时,长远来看对华中整体发展并无好处。

     苏格然余光扫过一如既往干净的街道,唇角微勾,轻声道:“我们先去看看那两兄妹吧,说不定还能为他们超度。”即使只能让苟石梁不爽一时,也愿意付出生命来做这件事,这仇可不小。

     而苟石梁未死,这两人想来也不会轻易投转轮回。虽然对于这种报复方式他不赞同,但人已经死了,苏格然也没什么好说的。

     四十五

     “哥哥、哥哥,我好冷。”

     “乖,哥哥抱着你就不冷了。”

     苏格然见到两人时,附近并没有看到他们的尸体,想来苟石梁早就派人处理了。不过苏格然怎么都觉得那人不会对尸体有多友善。

     身形娇小的少女被少年抱在怀里,瑟瑟发抖,目光中却满是依赖。

     苏格然步子微微一顿,走到他们两身前蹲下,闻声询问:“你们多大了?”

     旁若无人地两兄妹惊了一下,少年下意识地把妹妹抱的更紧一些,惊慌地看着苏格然:“你是谁?”

     随后又觉得不太对劲,追问一句:“你是人是鬼?”

     苏格然眨眨眼,心道自己的面具越来越唬不住人了,又觉这两人变成鬼了还怕成这样,这么小的胆子,居然还真的坑了苟石梁一把。

     “我啊,名字是苏格然,算是……一个路人?”苏格然面部表情更柔和了些,目光在他们两□□的脚踝上看了看,“我大概是人。你们不用害怕,人死之后,一般人是害不到他们的。”

     两人紧紧相依,妹妹把脸埋在哥哥的怀里,不吭声。哥哥脸色本来就白,也看不出什么怕不怕来,“你想干什么?”

     苏格然见他们戒心十分重,心下叹息。两人现在的模样并不好看,心中带着怨恨死亡的鬼魂极容易成为怨灵,并且会维持死前的模样。

     而这两人,死相极为凄惨,此时的模样自然也……

     苏臻看到第一眼时就侧过头去不再看他们,苏格然还能保持微笑和他们沟通,可以说是极为镇定了。

     “我只是来看看你们,顺便问问你们需不需要超度。”苏格然语气不急不缓,“如果在这里停留太久,你们可能会变成怨魂。”

     “你是……道士?”

     苏格然:“……啊,算吧。”原来末世也有道士啊。

     “我……”少年欲要拒绝,却突然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妹妹,神色犹豫,“我……”

     苏格然看出他的意思,目光随之落在那瑟瑟发抖的少女身上,“她会觉得冷,是体内积累的怨气愈发浓重的原因,这可能会使她变成另一个人,连你也不认识的怨魂。”

     少年神色愈发的纠结起来,他紧了紧手臂,抿唇不语。苏格然知道他既不愿意就这么离开,但也希望自己妹妹能够解脱。

     “如果是因为苟石梁的话,”苏格然眯了眯眼,道:“我想不必了,生前就因为他过的不快活,死后还要因为他不得好死吗?”

     “那个禽兽不死,我怎么有脸带着妹妹下去见妈妈!”少年听到苟石梁的名字,神情激动起来,“变成怨魂就变成怨魂!反正我也没脸去见妈妈,变成怨魂更好!我还可以继续去纠缠那个禽兽!”

     苏臻被他吓了一条,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去看苏格然。

     苏格然淡然自若,干脆席地而坐,“那,他死了你就可以安心了吗?”

     “是!”少年想也不想的回答。

     苏格然点点头,然后又问一遍:“你们多大了?”

     少年怔了一下,“十五。”

     苏格然:“我知道了。”

     四十六

     “对着十五岁,啊不对,两年前他应该才十三,这么点大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苏格然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纤细的手臂枕着扶手撑着额头,目光淡淡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倒是当得起一句禽兽。”

     苟石梁被压的根本直不起腰,竭力抬起头看向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悄无声息地闯进层层戒严的基地核心,没有惊动任何人,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苟石梁刚看到苏格然时心里先是一惊,又是一喜。惊是惊他就这么进来了,身后安安静静十分不正常,喜的却是这人自己送上了门,就算能够无视异能,监控室的人看到有人闯进肯定会派人过来,到时候他想跑也跑不了。

     但是现在半小时过去了,苏格然把他和陈玉晋过去的点点滴滴说了些,又说了前几日那两兄妹的事,该来的人还是没有来。

     若是要自己的命,不至于还有空说这些有的没的,但如果是求其他,这态度也不妥。苟石梁闹不明白苏格然到底想干什么,但此时他受制于人是事实,他惜命,一时不敢多说什么。

     苏格然闻言却只笑笑,看了看窗外的月色,“倒是个赏月的好时候,是圆月呢。”

     苟石梁转过头,茫然地看着窗外,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正是团圆的好时候。”苏格然调整姿势,翘起二郎腿,云淡风轻,“虽然他可能不是很想见你,不过你还是去吧。我是个好人,所以让你死得明白点。”

     “天让你死,所以你,必须得死。”

     四十七

     “我还是头一次杀人。”苏格然摊开手掌,翻来覆去看了好几回,“我还以为我会怕,或者有心里阴影之类的,结果什么感觉都没有。”

     双手随后被人握住,男人揽着他的腰道:“没什么奇怪的,因为你早就没把他当活人。”

     苏格然微微挑眉,“不觉得我很冷血?”

     “怎么会。”男人在他额间落下一吻,“你跟冷血,没有半点关系。”

     苏格然微微垂眸,视线落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扬唇一笑,“好了,现在我们去找你的家。”

     然后离开这个连条鱼都吃不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