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下车
    三十五

     华中基地跟翔龙基地隔得挺远,中间还有几个基地隔着,苏格然一行人除了在基地内补充物资之外,几乎没有停留。就这样,也花了三天的时间才赶到翔龙基地。

     被封瑜从华中带出来的人姓齐,名格物,据说还有个亲弟弟叫致知,目前在翔龙基地的实验室里等着他。封瑜也是受齐致知的委托,才会跑这一趟。

     这个男人长的斯文,说话斯文,行为处事也斯文的很。路上吐了不少回,晕车晕得昏天暗地,连苏格然都有点惊诧。

     他晕车就是头晕头痛脸色苍白,呼吸不畅胸闷气短,吐成这样还是很少见的。

     在翔龙基地下车时,得到消息在此等候的齐致知看到自家哥哥脸色苍白、神态萎靡的样子,眼里喷着火,“狗杂种!”

     苏格然不知道他在骂谁,总归不可能是齐格物。齐致知长的比他哥高多了,此时一脸心疼地扶着齐格物,细声询问他的状态。

     “怎么了?”轶发现苏格然视线一直似有若无地瞄向齐致知,虽然知道爱人肯定不是那方面意思,但他更喜欢爱人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发现什么了?”

     “嗯,不是什么大事。”苏格然侧头看他,眼里露出笑意来,“只是感觉有点眼熟,但是我确定我是第一次见他,所以觉得有些奇怪。”

     轶闻言,侧头仔细看了齐致知一眼。他们俩的动作并不隐蔽,很快引起对方的注意。

     齐致知有些疑惑地看向他们,又看了看一旁抱胸看着的杨雨生,露出一个淡而疏离的笑容,“你们是雨生的朋友吧,谢谢你们帮我把我哥带回来。”

     同齐格物的斯文秀气不同,齐致知看上去更像一个哥哥。苏格然抿唇笑了笑,“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当不起这声谢。不过你们能团聚真是太好了。”

     半点不提自己心里的疑惑,倒是封瑜停好车,走向这边,突然道:“齐先生是陈玉晋的亲舅舅。”

     苏格然心里感叹封瑜某方面还是那么敏锐,面上适时的露出惊讶的神色,“难怪我总觉得有些眼熟,原来是这样。齐致知先生和陈玉晋有些像呢。”

     齐致知听闻他认识陈玉晋,脸上露出些惊讶来,“你也认识玉晋?我哥像我爸,我跟姐姐更像妈妈一点,玉晋也……”

     苏格然面上带笑,嘴上却道:“现在倒是不太适合说这些,齐格物先生这几天晕车,也没怎么吃东西……”

     “我没事。”齐格物斯斯文文地笑了笑,抬手揉揉弟弟的后脑勺,道:“下了车就好受不少了,比起休息,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姐夫。致知……”

     齐致知拧了拧眉,复又松开,“我知道不管怎么样你肯定要跟姐夫说些什么,放心吧,姐夫一直在办公室里等着。早知道你状态这么差,我就把他拽过来了。”

     “心意我领了,不过我们先去姐夫那吧。”齐格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转头看向杨雨生等人,“晚点再见。”

     “嗯。”杨雨生点点头。

     三十六

     苏格然看看他们哥两个亲亲密密的离开后,转过头看向杨雨生,“陈玉晋跟苟石梁曾经是情侣,齐先生是他舅舅,那……齐丝丝也姓齐?”

     系统给他的资料从来只说明目标人物和他的关系,至于其他人各自的关系就要特别提出来问。现在面前就有个嘴巴不严对陈玉晋也了解的人在,苏格然干脆问他了。

     这样以后别人也不会纳闷他怎么知道的,引起怀疑。

     关于陈玉晋和这些人的关系,杨雨生还真没什么要隐瞒的。

     “齐丝丝?哼,不过是陈玉晋的远亲罢咯,陈家发达咯就死不要脸的贴上来,抢咯玉晋不少东西,厌人的很。”

     在杨雨生越说越生气的情绪中,苏格然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厌恶苟石梁和齐丝丝了。

     在杨雨生眼里,这两人就是名副其实的狗男女。

     末世前,齐丝丝什么东西都要跟陈玉晋的一样,撒娇卖萌找陈玉晋要钱花。末世后,陈玉晋念着她一个女孩子很危险,冒着危险去她学校救人。

     齐丝丝被救下的时候人都吓懵了,事后不谢谢陈玉晋,反倒怪他去的晚了。后来却对苟石梁千恩万谢,只差明面上说一句以身相许了。

     当时杨雨生就在一旁,早在陈玉晋救出齐丝丝的时候就看出这两人不对头,至少肯定不是表面上的陌生人。结合齐丝丝以前的“丰功伟绩”,杨雨生当时就觉得这女人肯定背着陈玉晋跟苟石梁发生了什么。

     但是当时陈玉晋刚刚得到陈母病逝的消息,整个人十分沉郁,杨雨生不希望他再受一次打击,愣是憋着没说,暗地里却默默观察这那两人。

     杨雨生原是打算证据确凿了就同陈玉晋说,但没想到陈玉晋会因为封瑜的事跟他吵了一架,杨雨生脾气不好,当时脾气一上来,甩手走人。

     说到这,杨雨生眼圈都红了,苏格然还以为他会露出来,他却深吸了一口气,把眼泪憋了回去。

     “我要是知道咯会发生那样的事,当时就把他一起带走咯。”杨雨生喘口气,吸了吸鼻子,“鬼晓得他那么犟,以他的能力,自己跑一点事都冒得。”

     “我跟你嗦这些,可不是跟你关系好才嗦。”杨雨生红着眼睛看向他,哑着声道,“我跟你嗦是因为我感觉,你有办法搞死那个渣、渣什么来着,渣滓!你要是搞不死他,总有一天我能搞死他。”

     说完他像是憋不住泪了,转过身扑进封瑜的怀里。封瑜环着他肩膀,另一只手轻轻拍打他的背部,就好像安抚一个委屈的孩子一般。

     “苟石梁实力虽然不是最强,但是他是极其少见的雷属性,攻击性很强。”所以杨雨生打不过他很正常,不是不想报仇。

     苏格然发现他们咬定陈玉晋就是苟石梁害死的,并且对此没有任何疑问。杨雨生还两说,但封瑜,苏格然下意识觉得如果没有证据他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系统似乎遗漏了什么信息。

     “没有遗漏。”系统自辩道,“他们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但是陈玉晋的死,苟石梁占九成原因。”

     苏格然眨眨眼,这样说的话,陈玉晋的死还是得挂在苟石梁身上。同样,齐丝丝的死,也是他身上。再加上那些实验,苏格然眯眯眼,苟石梁身上背负的人命不少啊。

     “我想见一见陈先生,你们有办法吗?”苏格然装作没有发现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哭的模样,淡然问道,“到了这里我也不隐瞒你们了,实话说,我见到的陈玉晋已经成为了幽魂。我这次来翔龙,是想同他的父亲谈谈。”

     如果只是单纯的让苟石梁这个个体在世界上消失,那么事情其实很简单,他让苏臻去做就行了。但是,陈父是翔龙基地的首领,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震慑,某方面也是基地的精神支柱和主心骨。

     翔龙基地中,实力最强的并不是陈父,但他民心所向,基地的军事力量也都信服他,所以他才是首领。即使名义上不是,实质上也必定是。

     同样,华中基地比翔龙更极端一些。华中是苟石梁为首的一批人建立起来的。如果说翔龙基地是国家官方建立起的势力,那华中基地就是平民自主建立的避难所。

     这方面苏格然不否认苟石梁的实力,即使从他的资料中看这个男人品行十分有问题,但他把华中立起来了,就值得所有人重视。但是就因为这样,如果苟石梁轻易的死了,华中基地可能就会大乱。

     翔龙强者众多,华中却只有苟石梁为首的一批人。

     这也是苏格然觉得最奇怪的一个地方。如果是让他对付苟石梁,天道为什么还让这个男人立在这么复杂的位置?

     “你想见他?”封瑜手顿了顿,看看苏格然,再看看他身边的两个人,半响才道:“我可以为你引荐,但是在此之前你要证明你是安全的。”

     苏格然眨眨眼,缓缓笑开:“这是自然。”

     三十七

     “你说你能看到鬼魂,有什么证据。”精神矍铄的老人目光深邃的看着他,端起小巧的茶杯,淡淡地抿一口,道:“虽然现在这个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是不代表我会轻易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事。”

     “怀疑是正常的。”苏格然姿态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心里感叹即使是末世,有权力的人依旧能过的很好,“我自然有证明的办法,只是,我证明之后,不代表您会相信我说的话,对吧。”

     老人看着茶杯里起起伏伏的茶叶,淡淡道:“那又如何。”

     “陈先生。”苏格然收起笑容,背挺得更直了些,“我不希望陈玉晋死的那么委屈,另一个人却能一直逍遥的过下去。老天让我走这一趟必有他的道理,我懒得思考你们这些上层人物之间有什么弯弯绕绕,我是来借人的。”

     “阴谋也好阳谋也好,话我已经带到了。”苏格然看着面前淡定自若的老人,淡淡道:“我只是说我这个想法,做不做是你们的事。明日我就启程去华中,杀苟石梁的话并不是玩笑。”

     “在这种时候还能喝到大红袍,实在感谢您的款待。”苏格然放下手里一直捧着的茶杯,起身准备离开,又想到什么,转身看向他,“虽然觉得您应该不会这么做,但以防万一我还是友情提醒一句。”

     “这个世界上,据我所知,暂时没有人可以阻拦我。”苏格然说着,露出一个招牌笑容来,“陈先生,我去给您儿子报仇,您不帮忙就算了,可不要做什么阻拦的事。”

     苏格然说完这句话,扬扬手就走了。门口的士兵看了看陈父,并没有阻拦。

     他走后,陈父放下杯子,靠在椅背上,闭着眼捏了捏鼻梁,“怎么样。”

     此时他哪有方才精神矍铄的模样,一瞬间苍老了不少,动作间还能看到隐藏在黑发下的银丝。

     齐格物同他说这一路都没碰上任何异常时,陈父就感觉不太对了。在末世,没有异常才是最大的异常。

     而这异常,怎么想都只可能是因为苏格然等人,因此在听到苏格然要见他的事,陈父犹豫片刻,便冒险答应了。

     现在……

     “将军,这个人很危险。”从旁边一道小门里走出一个人来,身着军装戴着军帽,模样周正。他手里拿着一支钢笔,走到陈父面前微微躬身,然后道,“将军,我的异能无法靠近他,无论用什么手段,聚集的能量在他身边都会消失,就像是……碰上了黑洞。”

     “黑洞?”陈父喃喃道,“末世,不就是黑洞吗。”

     “将军?”

     “嗯,我知道了。”陈父拍拍扶手,想了想道,“你还是想岔了,难道以前没有异能我们就不是军人了吗?平常那些体能训练都喂狗了?没有异能,普通人也打不过一个受过特殊训练的军人,这是常识。”

     “……是。”男人有点尴尬,他太惊异于苏格然的特殊,一时忘了这件事,“那,我们需要做什么吗?”

     是派人阻拦,还是跟他一起去?

     陈父无声地拍打手下的木质扶手,室内一时安静的好像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半响,陈父道:“派几个人意思意思拦一下,越多人看到越好。”

     男人很快领会他的意思,“我知道了。”

     他本以为这就安排完了,心里叹息将军身在高位,却连为自己儿子报仇都做不到。哪知道,陈父接着道:“收拾收拾,明天我们在基地外跟他汇合。”

     “将军!”

     “不用再说,我意已决。”陈父摆了摆手,看向男人,“末世终于快过去了剩下的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了。我都这么老了,怎么着也得在死前,替我儿子出口气。你放心,我不会牵连到基地的。”

     “将军,我并不是这个意思。”男人神色焦急,“将军,基地还需要您,您……”

     在看到陈父眼带笑意的看着自己,一如他当初刚被分配到陈父身边时,那种长辈看着晚辈的眼神。男人心中一酸,低下头,沉沉道:“将军,至少让我送您过去。”

     “不行。”陈父摇摇头,身子微微前倾,伸手拍拍自己眼前的大男孩,“你也不小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好好发展基地,我会看着的。”

     男人沉默很久,最后才慢慢点点头,声音哽咽:“嗯,我知道了。”

     三十八

     苏格然笑眯眯地前方一排站开的人,个个穿着末世特质的军装,身份昭然若揭。

     杨雨生见此,眼睛都要竖起来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那几人看到杨雨生时,面上露出些苦笑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推出一个人来,道:“杨、杨哥,我们这也是受上面的命令,还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杨雨生听说陈父没有答应苏格然的事,就觉得有些心冷。

     他一直没说就是怕那个老人承受不住,还假装帮他找儿子,心里负罪感愈加重起来,没想到那个人根本不在乎陈玉晋。

     杨雨生觉得心寒至极,末世人心太过恐怖,让人齿冷。他翔龙也不想呆了,拉着封瑜就要跟苏格然一起走,去剁了那个渣滓。

     但他没想到,陈父不仅不帮,还派人阻拦。维他妈的稳!

     杨雨生心里怒骂,火气冲天,瞪着那一行人像是要把人碾碎一般。

     苏格然都被他的表现吓了一跳,心道他怎么火气这么大,倒是没想过杨雨生心里这股气可是憋了几年了。

     他眼神示意封瑜,也就封瑜能最快把人安抚下来了,然后苏格然松了松筋骨,看看周围躲起来悄悄围观的群众,再看看面前这一对人,言笑晏晏,“正好,我也很久没活动筋骨了。”

     杨雨生刚被封瑜拉住手,闻此言两人双双看向苏格然,上上下下打量这个瘦瘦弱弱白白嫩嫩的少年。

     杨雨生:“开玩笑吧,这些人可不是那些普通人,除咯异能他们锅斗技巧都hin不错。”你屏蔽异能也没什么卵用啊!

     苏格然侧头看他一眼,笑了笑,先行冲了上去。

     苏臻乖巧无比地站在轶旁边,似乎想起自己被痛揍的经历,忍不住龇了龇牙,“苏哥打人可疼,我都被按着打,你别小瞧他。”

     轶垂眸看他一眼,嘴唇动了动,到底没说他能被苏格然按着打,是因为两人体质相克。

     杨雨生还想说什么,在看到苏格然都冲到人面前了,一急,拉着封瑜就要冲过去。

     “糟咯!他们这些糙汉子下手冒轻重,要断腿……咯……”

     目瞪口呆。

     苏格然心里也惊异,知道自己力气大是一回事,但这也太大了吧?轻轻松松就把人拽起来扔出去,三两下把十几个人丢成一坨,半口气都不带喘的,他自己都吓到了。

     苏臻往轶身后缩了缩,嘀咕道:“苏哥越来越厉害咯。”

     轶:误会就误会吧,反正跟他没关系。

     杨雨生往前冲了两步就被苏格然的表现惊在了原地,等苏格然丢完人,眼神复杂地看着那一坨□□的人时,他才走过去,同样眼神复杂的看着他,“算咯,这样就可以咯。他们也是身不由己,别揍太狠咯。”

     刚刚还一副要跟他们拼命的样子,现在跑过来劝他不要再打了,苏格然觉得杨雨生可真……有意思。

     “我本来就没准备把他们怎么样。走吧,免得一会人更多,把我们堵在这就不好了。”苏格然拍了拍手,扭头对爱人勾勾手指,“把他拎过来,哥在这打架他居然站一边看着。”

     轶垂头看一眼鹌鹑似的苏臻,当真拎起他走了过去。

     杨雨生砸吧砸吧嘴,还有点回不过神,“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啊。封瑜!开车切!”

     苏格然把苏臻的一头秀发揉成鸟窝,看了看自己的手心,眼神复杂,“我也没想到。”

     系统&轶:对方明显放水了的事暂时先不说了吧。

     三十九

     他们出基地不久,就发现路边上有个穿着朴素的人在拦车。封瑜原不打算停车,他们还没完全离开翔龙势力范围呢,不想多做纠缠。

     不过在看清拦车的人是谁后,封瑜看一眼身边的杨雨生,还是停了车。

     苏格然抬眸看一眼后视镜,然后看向车外,怔了怔。

     “怎么,不认得我老头子了?”陈父熟门熟路的打开后车门跳了上来,把苏臻挤到旁边去,“陈将军不能做的事,我没说陈卫国也不能做吧。”

     “那倒是。”苏格然扯扯嘴角,又看了眼窗外,齐格物和齐致知两兄弟站在草丛边上,神色平淡的看着他们。

     “陈先生是要跟我们一起去?”苏格然问道。

     “不然呢。”陈卫国对那两兄弟摆了摆手,劝他们回去,关上了车门,“小封,开车吧。我啊,这辈子都在为国家做事,儿子死了,我都要装不知道……现在那些人都能立起来了,我也该为我儿子做点什么了。”

     “以前我做什么都要个理由,判案要个证据。但是这次我却不想要了。”陈卫国拍拍腿,嘴角露出些苦笑,“玉晋如果知道他爸爸一直到现在才去给他报仇,会难过吧。”

     杨雨生看见陈卫国,瞪了封瑜一眼,就撇过头去不看他,独自生闷气。此时闻言,头微微动了动。

     苏格然坐在后面,看不到这位老人的神色,陈玉晋会不会难过,他也不知道。那缕幽魂已经被他超度,无人可问。

     “小杨,这两年辛苦你了。”陈卫国说道。

     “……没有,我自愿的。”杨雨生沉默片刻,头并没转过来却还是闷闷道。

     苏格然却在询问系统:“他早就知道?”

     系统:“大概吧,资料中并没有显示这方面的讯息,应该是从杨雨生的表现中知道的。”

     苏格然心下点头,杨雨生却是不是个演戏的料,漏了底很正常。奇怪的是,封瑜会不知道陈卫国已经知道了?

     “他当然早就知道了。”系统道。

     苏格然揉揉额角,身旁的人揽住他的肩膀双手抚上他的额头,一边给他按摩一边道:“晕车了?”

     苏格然侧头看向爱人,扬唇轻笑,“不是,只是觉得我还是想的不够多。”

     轶拿起他的左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想那么多做什么,有什么事都有我顶着。”

     车内其他人:这气氛正伤感呢,你们两秀个毛线的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