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起点
    二十五

     苏臻走后,苏格然绕过石棺走向左手边的通道。经过石棺时,他余光扫过石棺顶盖上刻着的纹样,步子未停,径直踏入通道。

     踏进通道与石棺室界线那一瞬间,干燥的空气瞬间变得湿润起来,就好像有水珠飘在身边一样。

     苏格然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他感觉空气有些粘稠,那种气息虽然浓郁了不少,但同时夹杂着的其他气息也明显起来。

     不过,这倒是更像是在海边,或者说是建立在海水中的模样。

     苏格然在入口顿了顿,到底还是忍了下来,踏入室内。

     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通道处,而石棺室一如之前的模样,如若不是角落散落着破碎的机关,看上去并没有人来过。

     二十七

     苏臻与苏格然短暂会面后,按着他说的话一路往走廊的另一头飘。很快,他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微微顿了顿,贴在墙上听了听。

     听出是梵天寺的人,苏臻才从洞口冒出头来,一眼就看到地上死的死伤的伤的黑衣人。

     这会儿日头已落,而苏臻记得自己被苏格然拉进去前还日头高照呢,感觉有些奇怪,就与苏格然说了说。

     “知道了。”苏格然只这么回了一句,就没了声响。

     苏臻知道他另有事,一时没空多说也是正常,因此并不多在意。他冲外面守在洞口的几位僧人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梵天寺的人对苏臻并不熟悉,甚至可以说是陌生。不过苏臻消失之前,梵天寺已经有几人先行到达,因此到不至于敌我不分。

     一名僧人走到一位老者身边,低声说了什么。

     “我师父怎么样?”石林物一眼认出苏臻来,连忙问道。

     石林物实力最弱,跟梵天寺也不熟悉,不好意思同他们扎堆,就离的远些。

     “苏哥没事,让我去那边看看。”苏臻转头看一眼那些黑衣人,走廊上其实还倒着几个,这会儿他也能看出这些人分成了两拨,并且相互仇视,“我只上来看看,有情况我会再过来的。这些人……”

     苏臻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问了苏格然之后,道:“苏哥说这里面有些蹊跷,还请诸位暂且看管,至于下面……我先开路,这些陷阱维持不了多久,只是诸位如要进来还请多加小心。”

     “谢过道友的好意,”之前的老者上前,双手合十行了一礼,然后道:“此事发生在南海,于情于理我等都不应坐视不管,我等稍后就来。”

     苏臻点点头,没废话,又下去了。走前提醒了一声:“下面还有人躺着,小心些。”别落地站人家武器上,伤了自己。

     二十七

     苏臻说得时间问题,苏格然收到消息后,微微沉思就知道是那个走廊的问题。

     不过他此刻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虑那些,此时他已经走过了不算短的通道,站在一扇巨门面前。

     门看上去似乎是青铜材质,但又有些其他金属的感觉。苏格然一时没有动作,篮球大的门把手上有一个小小的阵法,如果贸贸然然摸上去,恐怕人都会被吸干。

     不是精血,而是灵力。

     难道要就此折返?

     苏格然在门口立了一会儿,在脑海中翻找许久,虽然找到了该阵的一些资料,但是破解之法却有些麻烦。

     很简单,放一块特殊的石头上去,过不了多久法阵自然会失效。问题就在于,此刻苏格然身上没有带这个东西。

     只能另寻他法。

     苦思良久不得其法,苏格然感觉头又开始隐隐作痛,揉了揉额角,轻叹一声。以前也许会死磕,但现在……

     “算了,先去隔壁看看。”

     总是一体的,他打不开,难道其他人住在这里也打不开?他能肯定中间那道门里肯定有人,既然如此,先去看看好了。

     二十八

     在苏臻一路报告自己打晕了多少人,发现了多少耳室,还有一些其他发现的同时,苏格然退出了通道,进入了中间那道门。

     与之前相同,苏格然一进门就感觉到空气的粘稠,不过不同的是,之前是水汽,这个门后面,却是浓郁的灵气。

     浓郁得几乎要化成水滴落下来,且几乎没有杂质。如果说之前让苏格然觉得十分压抑的话,这边则让他感觉如鱼入水,十分自在舒适。

     有些意外如此浓郁的灵气居然没有外泄,苏格然扫一眼空白的墙壁,再次走向通道的尽头。

     空白的墙壁上逐渐出现了与之前走廊画风相同的壁画,苏格然起初并不在意,直到他看见一张画的十分清晰的脸。

     有一瞬间,苏格然以为那是自己。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不同,虽然模样一致,但他来这个世界后,多数时间都穿着身上这件衣服,而壁画上的人服装多变,且无一不是华贵至极的装扮。

     苏格然看一眼尽头的光点,转身又往回走,去看之前被他无视的壁画。

     这一次,他认真看了一眼,才发现这是说一个男人被拘禁的故事。虽然壁画上画得两人两情相悦恩恩爱爱,但是……

     苏格然觉得那就是拘禁,或者说是软禁。

     看到最后,苏格然目光落在那躺在床上,紧闭双眸的男人身上,再看一眼床边深情款款无比悲痛的男人,嗤笑一声,推开了眼前的门。

     门后明亮宽敞,四根盘龙柱第一时间印入苏格然的眼底,随后便是被锁链困在中央的男人。

     苏格然扫一眼似乎毫无意识的男人,目光并未在他赤条条的身体上停留,而是打量一番四周。

     肉眼暂时看不到什么机关,也没有看到能藏东西的地方,苏格然这才看向那个男人。

     这一看,才发现锁链不单纯是绑着他,而是从他背后穿过,背上的皮肤已经与那漆黑的锁链连成一体。

     看着都觉得骨子里发疼。

     苏格然眼一眯,看着十分不舒服。

     “咳。”锁链相互碰撞出沉闷的声响,宛如实尸体的人轻轻咳嗽一声,抬起了头,看到苏格然时一愣,“主人?”

     苏格然神色一顿,主人?

     二十九

     墙壁上的事是真的,而被锁住的人自称是那个人的仆从。

     苏格然没说信也没说不信,也没说自己是谁,就那么听着这个人自言自语,直到他不再开口。

     这个身体他能确定是自己的,至于他是不是这个人口中的主人,苏格然无法确定。

     “你知道怎么打开隔壁那道门吗?”待他说完,苏格然突然问道。

     “主人要去看那位吗?”名为藕的男人微微抬头,即使异物穿体,从他的神色上也找不到痛苦,“钥匙在那镇海柱里,主人忘了吗?”

     苏格然皱眉,“不要叫我主人。”

     “主人生气了吗?”藕低下头,喃喃自语,“是了,如果不是藕,主人也不会被困极地……”

     苏格然静默不语,镇海柱……说的是这几根盘龙柱吗?

     “你若真的忠心,总不该连你主人都认不出来。”苏格然说道,视线在几根三人合抱才抱的柱子上看了一圈,“哪个。”

     藕沉默良久,“虽然你不记得,但是你也是我主人的分体之一没错。你不问我这个地方的情况吗?”

     苏格然:“钥匙。”

     “左一。”藕道,“主人放心,虽然没办法控制那边的情况,不过在这边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苏格然步子一顿,“石棺那边的机关是你做的?”

     “是。”藕动了动手,又是一阵沉闷的声响,然后道:“藕本就没准备活着走出这里,在死前能看到主人最后一面,已经心满意足。虽然主人不记得,但是……”

     苏格然觉得他有些话唠,走到盘龙柱前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什么机关。正想再问一遍时,目光落在那凝视着藕的龙头上,鬼使神差的,手抚上了它的眼睛。

     随着一声轻响,龙嘴微开,吐出一个小巧精致的黑色钥匙状的物体。苏格然伸手接住,再次抬头看了看上面的龙尾。

     他本就有些奇怪这龙怎么是向下飞,这会儿倒是稍微能理解了。

     藕侧头看着这边,见他目光看向顶部,主动解释道:“主人说要我日日反省,每天有双眼睛看着,才不会懈怠,所以就把头放在了下面。”

     什么奇葩理由。

     苏格然心里觉得莫名其妙,托起钥匙看了看,有些意外居然有人能改变这种石头的形状,侧头看向藕,“你身上的链子也是他……也是我弄的?”

     藕神色一顿,随后又垂下头,缓缓道:“怎么可能。主人一向对这些不屑一顾,这不过是我自惩的手段,如果不是藕一时错想……”

     苏格然头一次打断他:“那你自己解开吧。”

     “啊?”藕抬头,目光有些呆滞,“解开?”

     “我看着不舒服。”苏格然指指他背后的锁链,声音清冷,“如果我真的与你的主人是同一人,我觉得不舒服,他也未必就喜欢。你觉得呢?”

     藕:“……”

     苏格然看他一眼,随后走向门口,不再看他,“随你。”

     背后悉悉索索的响声不断,苏格然并没有回头,推开门走了出去。

     三十

     对于这个世界可能还有另一个自己的事,苏格然思考过后,觉得并非没有这个可能。

     至于藕会不会说谎……

     有必要吗?

     苏格然拿着钥匙站在巨门前,犹豫片刻,把钥匙丢向了门把手的位置。虽然做成了钥匙的模样,但是用法还是用丢的。

     身负灵气的人,并不能与把手有任何接触。

     钥匙在碰到法阵的一瞬间,似乎更加黑了,苏格然冷漠的看着法阵从剧烈的波动到逐渐消失,又等了片刻,才挥出一道灵气去开门。

     少说也有上百石的重量,苏格然第一次居然还没推动。打开门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水汽让他有一种被人泼了一头水的错觉。

     和那一处的明亮不同,门后十分昏暗,连通道里微弱的光线也消失不见,黑沉沉的宛如一个无底洞一般。

     地下光线一直不太好,不过苏格然因为实力缘故,通行无阻,因此并没有拿出照明的工具。

     在发现自己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后,苏格然终于把自己收藏已久的火折子掏了出来。

     没办法,青榆门穷,那些高大上的照明工具多是好看的东西,苏格然算来算去觉得不实用,还是火折子好,性价比高。

     火折子照亮这一方空间,苏格然拿着它走入室内,依旧不能看清里面的东西,不过好歹脚下的地板看得见,证明这里不是什么万丈悬崖。

     苏格然进门后贴着墙走了一圈,发现出了他这一块地方,只有门口微弱的光线,其他地方黑沉沉的,什么都看不见。

     苏格然突然有些佩服自己,胆子真大。这种地方就算不点灯,也总该有个放灯的地方,不然建造的时候是怎么回事?

     至于看不见这种事……修仙者看不见的情况无非是三种,而苏格然确信自己眼睛没瞎,灵力未散,那就只有第三种了。

     阵。

     找了一圈终于把墙壁上的灯都点亮了,苏格然发现这是一个比之之前还要大的大殿,中央一大块地方依旧是黑沉沉的不透光,但好歹他不至于做个睁眼瞎。

     接下来,就是破阵了。

     怎么感觉自己总是在重复一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