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起点
    二十一

     长余成为青榆门新任掌门,苏格然依旧是长老,这个消息让不少人觉得意料之外,但同时也在情理之中。

     掌门继位那天,这段时间最热闹最热闹的一天,苏格然起头,弟子随后,然后就是各友人送上贺礼。

     两天后,石林物执拜师礼,入苏格然门下,成为他第一个、也可能是唯一一个弟子,几天后随苏格然出门远行,处理黑衣人的事情。

     少年围观全程后,就被苏格然派人送回了中都,其他人与青榆门交流一番后,留下一部分弟子,等候偷袭事件的其他受害者前来,另一部分则回师门禀告。

     至于为什么这次事件会以青榆门为首,归根究底不过是因为梵天寺的态度而已。梵天寺与界内地位高超,被偷袭的多为小门派,有他支持青榆门的态度在,与青榆门商议这件事也并不是很意外的事。

     审问这种事苏格然并不会做,因此对于他居所关押着的那群人,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是推理而已。

     找到一丝线索后,他就带着石林物出门前往南海一探究竟,而那群人也转交给梵天寺等人看守。

     不是不信任青榆门自己人,而是比起硬实力,青榆门确实不如梵天寺。青榆门是靠阵法延续至今,提供场地还成,人就算了。

     他们也没那么多人手。

     梵天寺主动提出帮忙,对青榆门来说还是好事。

     二十二

     “师父。”

     苏格然一开始对这个称呼十分不习惯,不过想想自己年龄这么大了,从哪方面来说当人师父都绰绰有余,又是他主动提出,因此也就习惯下来。

     此时他们正在南海边缘陆地搜寻,黑衣人大概没想到不过是一些小东西,就让他联想到了南海。苏格然来的时候,并没有和任何人说自己的去向,因此就算是苏臻也不知道他回来这儿……

     听见石林物叫他,苏格然视线在沙滩上扫一眼,侧目看向他,“嗯?”

     石林物对于苏格然突然收自己为弟子这件事也是十分讶异,不同于大家所认为的惊喜,实际上他本人确定这件事时有一些惶恐。

     苏格然风头正盛,这个时候拒绝了掌门之位,却突然收他为徒,石林物性格老实,但并不蠢笨,心里猜测苏格然另有想法。

     但无论如何,即使只是长老,能被他收做弟子也是荣幸,因此在所有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下,石林物还是行了拜师礼。

     石林物本以为不过是……没想到这段时间苏格然却认真的在教他,让他一时觉得很是羞愧,误解师父的用心。

     见苏格然望了过来,石林物让开身形,指了指脚下的土地,“师父,这里沙子有些奇怪。”

     苏格然神色一顿,几步上前,低头看了一眼,随后抬头看向石林物,半响说了一句,“不错。”

     石林物神色谦和,微微垂眸,不语。他不会说什么好话,被夸奖的时候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干脆就不说。

     换做其他人还要误会,苏格然人精的很,自然看得出他不好意思。挥手让石林物后退,嘴上道:“退开百米,前几天交给你的法决可还记得?”

     石林物老实道:“记得。徒儿惭愧,用的并不熟练。”

     “不熟练多用几次就好了,立个壁障躲远点。”苏格然顺着眯了眯眼,看向那较之周围显得更加干燥的砂砾,“为师可能要闹出些动静来,你小心些。”

     “是。”石林物微微垂头,十分憨厚。他刚后退两步,突然感觉苏格然丢了什么东西过来,凌空划过一道弧度,惊疑的同时伸手接住,低头一看,是一面极其精巧的镜子。

     石林物知道这个,师父的宝器,里面还有个长的十分漂亮的器灵。

     “保护好他。”苏格然道。

     石林物愣了一下,不知道苏格然是跟自己说,还是同那个器灵说,下意识点点头,“好。”

     苏格然看他一眼,眼里露出笑意来。石林物不知道他为什么笑,莫名脸红起来,往后退开,小心地捧着镜子,生怕不小心让他落在递上摔碎了。

     即使宝器不会那么容易损坏。

     苏格然收回视线,目光顶着那一块儿地方,突然腾空而起,手里无声聚气。

     他实在受不了施法时念的那些口诀,总觉得十分尴尬,因此老早就开始研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施法念诀不过是为了集中精神,而苏格然完全可以跳过那个步骤达到最终效果,自然就不用那么中二了。

     下方的石林物急忙默念苏格然教的口诀,凝气聚盾,仰头看着天空中衣袂翻飞的苏格然,心口微微一动。

     苏格然并没有注意到石林物的视线,一掌挥下,另一手抬起凝成的巨大气剑指指插入砂砾之中。

     气剑掀起的气浪卷起周围的砂砾,一时之间宛如沙尘暴过境,百里之内什么都看不清。

     石林物努力睁着眼看着空中若隐若现的人影,突然感觉脚下大地一阵晃动,一时不察差点摔倒在地,连忙稳住心神,没空去看他师父的英姿了。

     “什么人!”

     二十三

     “这话该我问你们才是。”

     苏格然束手而立,余光扫一眼石林物所处的位置,在看到他身后打着哈欠立着的苏臻才放下心来。

     虽然暂时无法凝聚实体,不过苏臻在镜子中实力确实得到了扩大,保护石林物还是没问题的。

     他看着身下那块土地□□出来的石板,知道这下面果然有什么东西,目光冷凝地看着那几个冲出来的人,“前段时间偷袭那些门派的就是你们吧,怎么,就出来这么点人?”

     几人在据点被发现时,就觉得不太好,此刻个个凶神恶煞,话不多说,抬剑就冲向了苏格然。

     苏格然别的不行,这段日子飞行能力锻炼的一等一的好,微微闪身就撤出了他们的包围圈,手中凝气,“哦,这是承认了咯。”

     他语气与他的表情十分不符,看上去有些诡异,他也不在意,手中迅速凝结起来的气剑剑尖指指下面的石板,“那我就不客气了。”

     惊异于他凝气的速度,更惊讶他此间一句法诀都未念出,几人都知道自己碰上了硬壳子。他们并不多话,再次冲向苏格然所处空间,目光阴狠,似乎想直接把苏格然击毙在此处。

     对方从一开始喝了一声就不出口,要不是知道自己没有幻听,苏格然还以为这群人都是哑巴。

     他把自己当法师看,自然不会做战士做的事,心中一闪又挪了位置。眼瞅着对方又要冲上来,苏格然视线往下一扫,卷起狂风,又制造了一场沙尘暴。

     一时之间整片天空都被砂砾掩盖,什么都看不见了。

     攻击的几人心里一紧,剑尖笔直地冲向苏格然之前所处的位置,毫不意外地扑了个空。正当他们想冲出“沙尘暴”时,却突然发现他们不仅找不到友方,这沙尘暴也好像无边无际一般,怎么都冲不到头。

     很快就有人发现自己陷入迷阵,却毫无办法。

     苏格然放好最后一块灵石,拍了拍手上的砂砾,仰头看了看天空中那一团不断涌动的沙云,勾勾嘴角,没勾起来。

     “啧,真是一群粗人。”

     目睹全程的石林物:“……”

     苏格然侧头看他一眼,指指他身后的苏臻“你们俩在这看着,有情况苏臻你告诉我,一会儿梵天寺的人差不多就到了。”

     石林物默默掉头。

     苏臻看一眼身前的石林物,摸摸脸蛋儿,“我不跟你你一起去吗?”

     “有事我会叫你的。”苏格然道。

     “好吧,那苏哥你小心些。”

     “嗯。”

     二十四

     石板不知道什么材质,苏格然也没空研究,连劈三刀弄出条缝来,走丢了个气球进去终于炸出了一个大洞。

     考虑到那几人应该是用类似传送阵一类的东西出来的,苏格然扒拉扒拉袋子,花了点时间把入口周围布置了三重陷阱。

     因为时间不多,效用不大,还比不上空中的沙云厉害,不过好歹也能阻拦一下。至少实力比他低的人,想出去,一时半会不容易。

     做完这些事,苏格然看一眼天色,就跳了进去。

     他平时多数时间都很稳重,这次不知为何,感觉自己要速度更快一点,否则就会发生一些对他来说很不好的事。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等都不等梵天寺的人,一个人冲了进来。

     苏格然跳进洞口,就能感觉到空间十分的干燥,完全感觉不出这是在海边。他心下警惕,落地后扫一眼墙壁上奇异的壁画,看了看身前身后,径直向前走去。

     这处地方存在的时间不会太短,从墙壁上的画就能看得出来,但是苏格然使劲搜寻大脑,也没有一点南海异常的印象。

     他落地处是一处走廊,一路走着下坡,长明灯之间隔得很远,看上去十分狭长。

     走廊没有躲避的地方,如果这时候有人过来,苏格然只有和对方正面杠上,没有其他办法。穿墙术并不难,但是他能感觉走廊墙壁后是实体,这一穿恐怕会把自己穿死在岩石中。

     苏格然动作很快,逐渐地似乎看到了走廊尽头的光线,这一路没有碰上任何人更让他心生警惕。

     快要走出走廊时,苏格然放缓了步子,取出自己的佩剑窝在手上,神色严肃,慢慢地走向出口。

     “叮——”

     苏格然抬剑挡住直射而来的利箭,对方力道很大,连他都被震得手腕微麻。隔着剑刃,苏格然目光看向攻击自己的方向,空无一人。

     墙壁上的□□闪着光泽,不知为何没有再次攻击。

     苏格然并未放松警惕,因为不确定自己会在里面呆多久,他并没有凝聚护盾消耗自己的灵力。他打量一圈四周,感觉这里更像是一处墓室,而不是什么洞府,让他有些意外。

     南海什么时候有墓室了?虽然是修仙,但是地形更换依旧存在,建在海边的墓室……

     等等,南海……

     苏格然眸中精光一闪,心下诧异,从南海的历史来看,确实有个人可能被葬在此处,可那是万年以前的事!

     那位能者死后确实有人找过他的洞府,可是从书籍上看都一无所获,他不会这么巧吧?

     很快苏格然又摇了摇头,走廊的墙壁虽然年代时间有点久远,但是远不到万年,应该是碰巧。

     苏格然斟酌片刻后,还是先行破坏了之前偷袭自己的□□机关,迅速扫一眼室内,又发现了几个机关,干脆全部破坏了。

     除了他来得那处,另有三个入口摆在他面前,不知道为什么,苏格然总觉得他要找的人在中间那个门里,但是左手边的门里有一种让他很在意的气息。

     和轶身上的感觉好像……

     但是除了这个,他并没有特别想冲进去的感觉,只是让他觉得有些像而已。

     苏格然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把苏臻给拉进来了。

     苏臻一出现就看到中央摆着的疑似石棺的东西,吓了一跳,他到底还是个古人,这东西对他来说十分不吉利。

     即使他自己就是鬼。

     “苏哥,这……墓穴?”苏臻疑惑地问。

     “不知道。”苏格然揉揉额角,看一眼周围,“上面情况如何?”

     一直没人出来,苏格然都快以为这里真的没人了。

     “哦,忘记跟你说了,我刚在外面看热闹呢。”苏臻偏头不去看那石棺,扫一眼那几个入口,“你下来不久,就有两队黑衣人冲出去,结果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了。”

     “苏哥,你弄的什么,好厉害!”苏臻特别崇拜地看着他。

     苏格然一愣,他没有布置迷幻阵,因为担心那些人把入口埋了,他出去还麻烦。

     “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了?”他心下皱眉,这情况不太对劲啊。

     “对啊,打的可凶了。”

     苏格然感觉头更疼了,捏捏眉心,难不成这里还有两拨人?走廊就一条,他走这边并没有碰上人,那对方肯定就是从另一边出来的……

     本打算让苏臻去中间那道门,自己去左边,此刻苏格然改了想法,“苏臻,你从这个走廊过去,一直走,不管碰到谁,直接打晕,打不过就躲墙里。”

     苏臻眨眨眼,随后点点头,“好。苏哥你呢?”

     “我去那里面看看。”苏格然指指左手边的门,道。

     苏臻有些疑惑,并未多问,“好。我知道了。”

     到底还是轶让他更在意一些,苏格然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