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管家
    四十六

     郑准在祁家过了一夜,第二日一早又缠着苏格然亲密一会儿,被祁夫人瞪了好几眼。

     郑准转个身给苏格然做早餐的功夫,祁夫人神神秘秘地拉住苏格然,和苏格然站在角落里讲悄悄话。

     “然然,那个……你是上面还是……”祁夫人说到一半脸就觉得脸上发热,感觉这种问题似乎问出来也不太好,可是她昨晚上翻来覆去都在想,怎么想都觉得自个儿子应该是上面的,“咳,妈妈就是关心关心……你们两昨晚上?”

     “什么事都没。”苏格然看着她脸上的红晕,觉得有些好玩,“你放心,我们知道节制。”

     祁夫人有些手足无措,声音压的更低了,“妈妈不是这个意思,然然你一向有分寸,妈妈是说……”

     说着说着想起之前圈子里流传的消息,笑容一顿,祁夫人看看背着他们忙碌的郑准,伸手拉拉苏格然的袖子,往旁边走了两步,离郑准更远一些。

     “然然,虽然郑准跟咱们家关系还不错,不过妈妈也不知道,他这几年在国外,会变成什么样。”祁夫人小心的斟酌着用词,“郑准和那个什么未婚妻的事,解决好了吧!”

     年轻人,性格张扬得很。郑准他妈给他订了个未婚妻,郑准一点都不含蓄,当着两家人的面就把这事儿给推了。不过郑准他妈说这事儿不归他管,跟那家人说这事他在闹脾气。

     后来宋家的一个闺女不知道闹什么脾气,也跟着掺合进来。现在祁夫人出门做客,还能听到一些关于他们那些年轻人圈子的消息。

     祁邵乐虽然年龄和他们相当,但是祁家的家教严,又有苏格然看着,属于在家活泼在外端着的一类。对比之下,祁夫人虽然没说,但是对那些闹得满城风雨的人,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意见。

     “未婚妻?”苏格然微微疑惑,随后才想起来,系统曾经跟他说过这件事。“这事他自有主张,而且我相信如果没有处理好的话,他不会来找我。”

     苏格然对郑准的信任,让祁夫人感到疑惑,“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语气不像是刚确定关系的模样吧。

     苏格然微妙地眨眨眼,迅速计算一番两人相认的天数,给了祁夫人一个相当具体的答案。

     祁夫人:“……这时间……好像……”

     “是他姐的婚礼上。”苏格然含笑答道。

     “他们家知道吗?”祁夫人有些担心地问。

     苏格然想了想,不是很确定的说,“应该知道一点,但是不是很清楚,不然早就来找我了。”

     祁夫人更忧心,不再说什么,心里却想着:郑准姐姐如果知道她弟在她的婚礼上,跟他们家然然搞一起了,会不会来找然然麻烦?

     祁夫人又想,如果不来找然然,如果要结亲的话,她还是得去找郑家人的,到时候要带什么才好呢?

     她越想越远,一时出了神,连郑准叫他们就餐都没听到。

     苏格然伸手在祁夫人眼前晃了晃,叫了好几声,祁夫人才反应过来,有些傻傻地问:“怎么了?”

     苏格然轻笑,“早餐准备好了,小聂专门给你准备了养颜茶,一会冷了。”

     祁夫人:“哦,好。”

     这会儿看上去,祁邵乐跟祁夫人,还真不愧是亲母子。呆起来的时候,是一样的。

     四十七

     祁先生说抓到人的时候,苏格然还是有些意外的。

     对方和他们不同,应该说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没有陈遥,那人也不会跟他们沾上关系。

     虽然这件事也有祁邵乐自己作死的原因,不过祁邵乐归祁邵乐,对方同陈遥策划这件事,不管是陈遥主动还是对方主动,这种人就应该得到惩罚。

     不过因为对方似乎在祁邵乐没抓住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好,陈遥被抓的时候他早就跑的没影了。

     如今交通便利,他跑得又快,从陈遥那审问出这个人的时候,中间差的时间段,就让抓捕的工作提高了不小的难度。

     这会儿人被抓住,苏格然一听地点,惊出了一层薄汗。

     “小乐怎么样?”苏格然认真询问道。

     “小少爷无事,目前正在酒店里休息,再次之前同其他几位少爷去爬了山。”知道苏格然担心什么,聂白微微低头,眼里有些柔光,慢慢答道,“保镖已经确定周围暂时没有潜在威胁,小少爷的旅程也接近末尾,大概很快会启程归家。”

     听到那人离祁邵乐的位置不远,苏格然真有些惊吓,这会儿倒是缓下来了。祁邵乐原计划要去的地方,早就已经逛完了,现在只不过一时兴趣与朋友多看了几个地方。

     和家人一起旅游,与和朋友一起旅游,是两种不同的感受。苏格然一早就跟祁邵乐打了招呼,安排人跟着保护。

     他不说祁邵乐不一定会发现,但是如果不说,祁邵乐如果发现了不知道会多想什么。祁邵乐是出去放松心情的,苏格然不愿意为这一点小事干扰他,干脆就说明白了。

     应该是一个巧合。

     苏格然扶额沉思片刻,抬手看看腕表,对聂白道:“两件事,给我准备行李,我去接他。给郑准准备一份,衣服就不用了。”

     聂白微微一愣,随后浅笑着回答:“好。”

     四十八

     “宝贝,张嘴。”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一颗葡萄凑到眼前,郑准将葡萄抵在苏格然的唇边,看着对方张嘴含住后,又揉揉他的嘴唇。

     苏格然微微一咬,酸甜的汁液在口中炸开。他微微眯眼,还未吞下,就被爱人扣住后脑勺,一根舌头窜了进来。

     郑准动作很快,卷了葡萄就撒手,苏格然翻白眼的功夫都没有,嘴里偏酸的果肉就被卷没了。

     郑准三两下咽下果肉,轻轻啄啄他的嘴唇,笑意盎然,“真酸。还是吃火龙果吧。”

     苏格然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擦嘴角,“还好,只是有段时间没吃酸的,一时有些受不了。”

     说罢侧头看向窗外的景色,正巧经过一大片湖泊,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还停留着什么,阳光折射,让苏格然看不太清楚。

     一时心情好极,苏格然微微一笑,转过头在神色认真的郑准脸颊上亲一口,靠着他的肩膀,静静地看着外面的景色飞快地后退。

     郑准被偷袭了一下,动作微微一顿,眼神十分温柔地看一眼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手指灵巧地处理果皮。

     聂白原打算给苏格然订机票,后还是订的高铁,这自然是苏格然自己要求的。

     他只是很久没有坐过了,虽然有更快的悬浮列车,苏格然还是选择了高铁。

     并没有告知祁邵乐自己要去的消息,苏格然懒散地靠着郑准,像只慵懒的猫一样,顺滑的发丝垂落在对方的肩膀,看上去乖巧无比。

     想着祁邵乐看到自己时会露出什么表情,苏格然嘴角的笑意更深,开口道:“你就这么跟我出来了,郑女士那边?”

     郑准的妈妈离婚后,至今没有再婚,因此多数人还是称她为小姐,少数人称女士。

     虽然她年龄已经不小了。

     郑准剔出一块果肉凑到他唇边,喂他吃下,嘴里道:“经济独立的情况下,她拿我没办法。郑惠好歹还觉得我是弟弟,她看到的只有我身上的利用价值,既然如此我也不用跟她讲什么感情。”

     郑女士依旧想着让郑准娶那个女生,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急,不过这种做法苏格然看不上眼。

     郑准要是大个几岁,还能说她担心孩子,这还没到法定年龄就急吼吼的订亲,吃相太难看。

     “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跟我说。”苏格然调整动作,让自己更舒服一些,阖上眼,“有人欺负你,也跟我说。”

     郑准眼里透着清浅笑意,低声问道:“困了?”

     苏格然:“嗯……”

     郑准放下手里的东西,拿着纸巾将手指一根一根擦拭干净,然后伸手扶住苏格然,躺了下去,“那就睡会,我看着时间。”

     “嗯。”苏格然半眯着眼看他一眼,凑过去在他胸上蹭了蹭,又闭上了眼。

     郑准扭头看一眼,确定隔间的小门关着,放下心来。他静静地看着苏格然的侧颜,眼里的温柔似乎要化成水流淌出来。

     时间愈久愈是珍惜,郑准不介意苏格然的平淡,即使只是与他呼吸同一处的空气,就足够安抚他寻找过程中的躁动。

     此刻人在他怀里安睡,再好不过。

     四十九

     苏格然突然出现,着实把祁邵乐吓了一跳,很快这种惊吓就化成了喜悦。

     苏格然含笑看着祁邵乐向他冲过来,张开手等着他的拥抱,却没料到祁邵乐冲到一半停住了脚步。

     苏格然也不在意,上前几步,轻轻抱住他,很快松开手,浅笑着揉揉他的头发,对祁邵乐的几位朋友笑了笑,“有段时间不见了,晚好。”

     “然哥好。”几人异口同声,神色中带着一丝尊敬。

     祁邵乐摸摸自己的头发,傻笑一声,“哥,你怎么来啦?”

     苏格然拍掉他衣角沾上的树叶,声音温和,“我不是闲下来了?想着出门走走,正好你在外面,就顺道过来了。”

     “那,我带你去逛逛?”祁邵乐眼睛一亮,兴冲冲地说。

     “咳,乐子,我觉得这时间比较适合吃饭。”祁邵乐的朋友之一走过来道,示意祁邵乐看看天色,“然哥估计也是刚下车不久,介意一起聚聚?”

     “荣幸之至。”苏格然浅笑着点头,“这是郑准,你们应该也认识。”

     同他说话的这位是这群人里最会照顾人的一个,苏格然跟他接触不少,多是因为祁邵乐的事,算的上是熟悉。

     随后双方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祁邵乐笑得一脸幸福拉住苏格然,眼里满是依恋。

     苏格然能感觉到他此刻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以往的模样,心里微微松口气。让他出来和朋友多走走,是个正确的选择。

     郑准看一眼赖在苏格然身上的祁邵乐,忍了忍,没忍住,故作自然地拉住苏格然,体贴地询问:“不是有些晕车?找个地方坐下说吧,他身体不太好。”

     苏格然身体的事这些人都隐约知道一些,一时也没注意郑准和苏格然的姿势,纷纷点头称是。

     苏格然摸摸祁邵乐的头,眼含笑意,瞥了郑准一眼,到底没说什么。

     祁邵乐:qwq我跟我哥亲热关你什么事。

     五十

     在一家风味独特地小店就餐完毕后,一群人又热热闹闹地回了酒店。

     祁邵乐虽然很想跟苏格然住一块儿,不过他们房间是定好的,根据人数定的,没有多余的位置。让苏格然跟他躺一块儿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看着一旁虎视眈眈地郑准,祁邵乐……他萎了。

     订好房后,知道苏格然喜静,其余人没有多说什么,就各自回了房。

     原还打算去这里的特色酒吧看一看,苏格然往这一坐,他们就没好意思去。

     苏格然看上去与酒吧这个词不沾边,年纪大他们一轮,无形中就起到了镇压的作用。

     “哥,你想去哪,我明天带你去。”祁邵乐很是兴奋地凑到苏格然身边,眼里的快乐和激动让人看了,忍不住露出会心的笑容。

     苏格然笑意就没停过,闻言微微偏头想了想,道:“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看见你我就挺高兴的,其他随意吧。”

     他本来就是来接人的,游玩的事并没有多做考虑。对于现在的苏格然来说,随处都可以当作风景,他本身就是在旅游。

     只是,时间比较长而已。

     “这样啊……”祁邵乐闻言,也跟苏格然一样,偏头沉思,“那,我明天带你去文庙吧?感觉哥哥你会喜欢。还有博物馆和图书馆,这里的城市图书馆气氛很棒,我跟他们上次一不小心,就在里面坐了一整天……”

     他的眼睛就好像会发光一样,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这段时间的见闻,说到开心处还会做一些动作来描述。

     苏格然含笑倾听,时不时点点头,示意自己在认真听。

     两人气氛不错,郑准从浴室出来,就看到祁邵乐拿着手机给苏格然看着什么,而他的爱人则满眼笑意,看上去心情很是愉悦。

     “在看什么?”郑准挑眉,走到一边打开一瓶矿泉水,递给苏格然,“笑的这么开心。”

     祁邵乐心情好得很,这会儿也不计较郑准之前明里暗里跟他抢苏格然关注的事,举起手机给他看,“我在动物园拍到的,对了,哥哥有兴趣也可以去熊猫基地看看,它们好可爱。”

     苏格然点点头,笑着道:“这么多地方,你倒是都看了个遍。”难怪回家的时间推后了这么多。

     祁邵乐缩缩脖子,做了个鬼脸,“暑假过去就要去报道,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还能跟大家这么齐的出来玩,所以想多看看。”

     “嗯,那倒是。”苏格然喝了口水润润喉,侧头问郑准,“明天去动物园看看?”

     郑准自然地拿过他手上的水瓶仰头喝了一口,“好。”又把水瓶递给了他。

     “想吃点什么?我出去再给你买点。”郑准又问。

     苏格然扭身看一眼桌上的水果,然后摇了摇头,“不用了,时间也不早了,吃不了什么。你洗好了?那我也去洗洗。”

     “我陪你。”

     “别闹,我弟弟还在呢。”

     祁邵乐:……哦,你们还知道我在啊。

     五十一

     祁邵乐一行人差不多准备回去了,苏格然一去,大伙儿又玩了几天。

     等到祁邵乐和苏格然回家时,祁夫人已经等的望眼欲穿,看到两人下车就上前嘘寒问暖。

     祁先生与郑准对视一眼,祁先生道:“辛苦你了。”

     郑准唇角微勾,“不辛苦。”

     苏格然好耐性,一边回答祁夫人的小问题,还能抽出空笑着让祁先生和郑准先进屋。

     祁夫人问了一堆问题,自己都不记得自己问了啥,进了屋,看到女佣端上来的水才觉得口干。

     祁邵乐喝了口水,舒了口气,就凑到祁夫人身边,同她说起自己的见闻来。和不同的人走在一起会看到不同的风景,这次旅游确实给祁邵乐带来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感受。

     苏格然见他们两人说得高兴,这才转头看向祁先生这边,“爸,怎么了?”

     虽然他神色看上去很正常,不过苏格然眼尖地很,还是观察出了一些。况且,之前祁夫人对祁邵乐出门还是比较放心的,刚刚他们下车,苏格然感觉祁夫人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看来他不在家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让两人很担忧。

     不过苏格然并没有收到什么消息,还有聂白……

     聂白?

     苏格然环顾四周,轻声询问:“小聂呢?”

     祁先生神色一顿,就连偷偷听着这边谈话的祁夫人,也顿了一下。

     祁邵乐本兴致勃勃地说着和苏格然一起看熊猫的事,并没有注意这边,祁夫人的表现太明显,祁邵乐就是傻也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管家他……”祁先生微微皱眉,然后看了看祁邵乐。

     “他不小了。”苏格然按住祁夫人的手,不让他把祁邵乐牵走,“小乐,给爸爸说说,我不在的时候你干了什么。”

     祁邵乐闻言,眼神闪了闪,缩缩脖子,小声道:“哥不是说没事了吗……”

     “你总得让爸知道,你已经可以自己处理一些事了。”苏格然认真地看向他,“哥不能照顾你一辈子,爸也不能,你总得让他放心才行。”

     祁邵乐闻言,眨眨眼,顶着祁夫人狐疑地目光,吞了吞口水,道:“钱包被偷了,我跟朋友追了半条街,把人抓住扭局子里去了。”

     祁夫人疑惑地看向苏格然,“这是好事啊。”

     苏格然斜睨祁邵乐一眼,“是好事,但是前提是对方没有持刀。小乐几个朋友跑得飞快,要不是小乐拽了个人报警,又借了几个不锈钢的扫把,这会儿大概挂伤了。”

     追最猛的倒真的被划了两刀,好在他有一点底子,躲开了,只划了一点皮。

     祁夫人听到刀,瞪大眼,“乐乐!”

     祁邵乐撇撇嘴,“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苏格然又补了一句,“对方偷的路人的钱包,他们刚好看到了。”

     哦,见义勇为。

     祁夫人心情复杂,忍了半天,最终还是道:“没受伤就好。”事情都发生了,苏格然肯定也教育过了,量力而行这种事,祁邵乐未必不懂。

     不过看她攥紧的手指,就可以看出她此刻内心并不平静。

     祁先生看看苏格然,再看看祁邵乐,最后看向了郑准。

     郑准勾唇一笑,“岳父,我也是自家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直说。”

     祁先生:……

     五十二

     陈遥他爸觉得祁家让他们家丢了人,在苏格然离开第二天就拿着刀砍进了宅子里。

     那会儿时间还早,大概凌晨五点不到,其他人都还在睡,也就厨师起了个早,准备去海边挑点新鲜食材。

     正好就跟他撞上了。

     厨师看到门口倒在血泊里的人,就先是一嗓子把宅子里的人嚎醒了,然后到处跑。

     好在陈父目标不是他,追了会没追上,就放弃了他。

     很快有人来拦陈父,精英安保不是吹的反应迅速。不过再迅速也不妨有猪队友拖后腿,陈父挟持了一个女佣做人质,要祁邵乐出来见他。

     这人还不知道祁邵乐压根不在家。

     他嘴里骂的很不干净,在有教养的人耳里,已经是极为污秽的语言,却没人敢说他什么。铮亮的菜刀在初升的太阳照耀下有些刺眼,女佣勉强克制住不要哭出来,腿却是软的。

     后来事情发展地有些混乱,最后聂白拼着被砍一刀把女佣救了下来,陈父也跟着去和陈遥作伴了。

     聂白伤了虎口的动脉,目前在医院住院,所以家里才看不到他。

     苏格然得知事情经过后,良久不语。最后,他道:“别让陈遥和陈父待一起,积个福。”

     祁家人对陈家的感官很差,并不想管这两父子的事,不过苏格然这么说,他们还是让人去那边说了一句。

     好在这次祁邵乐很快自己想通了,没有把陈父的事也强行往自己身上背,不过去医院看望聂白的时候,还是道了歉。

     总还是有他一份原因在的。

     苏格然头痛的扶额,“你是不是越来越懒了,这事也不跟我说。”

     系统:“……有人干扰,信息没有录入。不过你放心,这件事已经解决了,另一个人已经被抓到,押送回城,你很快能见到。”

     “人没事就行。”苏格然打开电脑,聂白住院,家里的事总不能放着不管,“需要我帮忙的地方直说,只要我帮的上。”

     系统给他的便利不少,虽然他一直吐槽,心里还是感激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