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管家
    二十四

     祁邵乐被发现的时候,还坐在地上拔草呢。

     苏格然看到他身上衣服都好好的,除了神色有些颓丧,看上去与往日没有什么差别。他心里暗暗松口气,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后站定,微微弯腰捂住他的双眼。

     祁邵乐先是身体一僵,随后便放松下来,软软的叫了一声:“哥哥……”

     苏格然微微眯眼,放开手,“起来。”

     听出苏格然的语气与往常不同,祁邵乐没有多说什么,乖乖地从地上爬起来,转过身低着头站在苏格然面前。

     苏格然上下打量他一眼,视线落在他衣服上的草屑上,又见他手脚看上去都没什么毛病,这才点点头:“走吧。”

     他什么都不说,祁邵乐心里倒是紧张,却也知道这次是自己做的不对,不敢吭声,忐忑地跟在苏格然后边。

     路过司机的时候,祁邵乐小心翼翼地侧头看了一眼,以往都会对自己笑一笑的司机低着头,好像没有发现他的目光一样。

     祁邵乐心里有些难受,抿唇跟着上了车。

     苏格然看他系好安全带之后,才对上来的司机道:“回去。”

     这会儿外面天都黑了,有什么想说的,也等回去再说。

     他侧头看一眼没有笑颜的祁邵乐,心里叹了口气,这模样,委实可怜。

     二十五

     “乐乐、我的乖宝宝,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祁邵乐刚一进屋就被焦急等候的祁夫人抱了个满怀,听到妈妈的话,本就绷着一根弦的祁邵乐终于断弦了,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祁先生站在旁边,看着两母子一言不合开始哭,侧头看向苏格然,“辛苦了,我让厨房准备了饭菜,先吃饭再说吧。”

     祁夫人闻言,抹了抹眼泪,道:“对对对,都这么晚了,你们两个一定饿坏了。我们先吃饭,先吃饭。”

     苏格然看一眼祁邵乐,道:“不急,先去洗澡,现在吃可能会消化不良。”

     祁夫人眨巴眨巴眼,摸摸祁邵乐的手臂,“乐乐,你要洗澡吗?”

     祁邵乐红着眼,这会儿觉得自己这么大个人还哭鼻子,有点不好意思,正想稍微躲一下。再者这话是苏格然说的,他小心翼翼地瞄了瞄苏格然,点点头:“好。”

     在祁邵乐洗澡的这段时间里,苏格然把人找到的消息告诉那个几个帮忙寻找的人。苏格然只找了郑准帮忙,而其他几人都是祁邵乐的朋友。

     他们是一个圈子,一个人联系不上祁邵乐就会询问其他人,一圈下来大家都知道了,再跑到苏格然这里一问,就一起帮忙了。

     得知祁邵乐安全无事的消息,其他人都放下了心,因为时间的缘故,即使有想现在过来的人,也被苏格然劝住了。

     郑准得知这边的事情无碍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却在挂断电话后,编辑一条短信发给了祁邵乐。

     祁邵乐洗澡的时间比以往长一些,苏格然打完电话后依旧没见他下来,祁夫人有些担心,“乐乐他……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具体的事情苏格然还没看,因此此刻也知道的不是很详细,闻言想了想,道:“他没有那么脆弱,可能是洗澡的时候睡着了,我上去叫他。”

     事实正如苏格然说猜测的那样。祁邵乐一贯喜欢用浴缸,洗澡的时候泡进温暖的热水中,加上回到了让他安心的环境,一放松精神上的疲惫就涌了上来。

     苏格然敲敲门没人应,身为管家他把握着这栋宅子的所有钥匙,因此很轻易的就打开了浴室的门。

     祁邵乐趴在浴缸上,闭着眼,微微皱眉,看上去睡的也不是很好。

     苏格然不用想都能知道他现在大概是跪坐的姿势,扫一眼浴室,并没有找到换洗的衣物,于是又转身出去。

     再回来时,他手上搭着一件浴袍,一条浴巾,走到祁邵乐身边,温声唤道:“小乐。”

     祁邵乐头微微动了动。

     苏格然知道他没有完全睡着,道:“起来了,水快凉了。爸妈还在下面等你吃饭。”

     祁邵乐动了动,湿哒哒的发尾从浴缸边缘滑过,然后缓缓睁开了眼。

     看到苏格然时,祁邵乐还有些分不清今夕是何夕,“哥……”

     “醒了就起来。”苏格然将手上的东西搭在一旁,然后道:“你这么大了也不需要我帮你穿衣,我在外面等你。”

     祁邵乐懵懵的,点点头,“好。”

     苏格然转身出门。

     不一会儿祁邵乐出来,苏格然帮他吹了吹头发,两人一起下楼吃饭。

     二十六

     用餐时,祁夫人不断的给祁邵乐夹菜,好像这样会让她觉得舒服一些一样。祁邵乐出事的时候,祁夫人和祁先生还在参加友人的晚宴,听到消息饭都没吃就赶回来了。

     祁邵乐一言不发,默默地吃。以往都是他叽叽喳喳地说,让饭桌上热闹的很,现在他不说话,气氛就显得冷凝了。

     苏格然只用了一些就放下了碗筷,看着祁夫人把祁邵乐的碗都堆满了,才道:“他明天还要考试,这个时候吃太多会积食,早上起来会不舒服。”

     说着又给祁夫人添了碗汤,“妈妈喝碗汤吧,有什么事等他考完再说。”

     祁先生这时候也道:“说的没错,你也不用因为自己紧张就使劲给孩子添菜,一会他难受了你又要自责。”

     祁夫人现在情绪比之前好了不少,加上家里两个能做主的男人都十分冷静,受此影响,她也没那么紧张了。

     “瞧我,光想着乐乐这时候才吃饭说不定饿狠了,”祁夫人端起汤碗,倒是露出个笑颜来,“还好有然然提醒,乐乐也是,肚子饱了就不要吃了,妈妈比较粗心,你也不用惯着妈妈。”

     祁邵乐咽下口中的食物,抬头看看祁夫人,再看看祁先生和苏格然,见他们神色平静,似乎没有发怒的迹象,这时候才真的松下心来,点点头,“我知道了。”

     苏格然神色温和,给他也添了碗汤,“今天的事先压后,你先好好休息。”

     祁邵乐接过碗,点点头,“我知道了,哥哥。”

     二十七

     祁邵乐睡下后,苏格然下楼时看见祁夫人和祁先生坐在客厅里,脚步微微一顿。

     祁夫人半靠在祁先生的怀里,背对着苏格然,肩膀一抖一抖的,好像在哭。祁先生轻而缓慢地拍着她的肩膀,低声说着什么。

     苏格然看了会儿,到底没有上前打扰,又转身上楼,去了书房。

     时间已经不早了,晚上十点,以往这时候苏格然已经睡了。不过他没有把今天的事推到明天的习惯,因此即使有些睡意,也还是决定先把事情处理完。

     明天要给那几个帮忙的送去谢礼,而在此之前苏格然要先处理陈遥的事。

     “给我看看事情全部经过,包括在此之前的事。”苏格然对系统道,“陈遥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目前一切顺利,那边已经通知其父母,其父赶到后揍了一顿就离开了,说要和他断绝关系。”

     苏格然打开书房的落地灯,走到角落的单人沙发处坐下,翘起二郎腿,解开衣领的扣子,“胆子倒是比天大,心眼却坏了。”

     快速浏览一遍系统给的事情经过后,苏格然又对比了之前请人查的资料,皱皱眉,复又松开,“还是苏臻省心一点。”

     在空间里睡大觉的苏臻动动脑袋,翻个身,继续睡。

     苏格然沉思片刻,缕清思绪后,又开始思考明天的谢礼。确定该想的都想到了,又走到书桌前写了份清单,苏格然看看时间,这才回去睡觉。

     二十八

     第二日一早,见祁邵乐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两样,祁夫人松了口气,苏格然却皱了皱眉。

     “哥。”祁邵乐刚笑着与祁夫人说了两句,转头看到苏格然衣装整洁的站在他们身后,很是开心地走过来,“哥,你今天送我去考试吗?”

     “嗯。”苏格然点点头,想了想摸摸他的脑袋,“去吃早餐,一会我送你过去。”

     “好。”

     从用餐到送祁邵乐去考点,所有事情看上去都很自然顺利,苏格然心里却纠成了麻花。

     并不是他喜欢看祁邵乐不开心的模样,只是这样的状态反而令人担心。

     送祁邵乐进了考场话,苏格然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叹了口气。能休息的地方都被提前来的家长占据,他不想站一个上午的话,最好的选择是去远一点的地方。

     “然然?”

     苏格然闻声,侧头看向祁夫人,“嗯?”

     “怎么了?”祁夫人神色担忧,保养极好的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你脸色看上去很差。”

     “有吗?”苏格然露出个笑来,神色温和,“可能是天气太热的缘故,我一向不耐热。”

     “这样吗?”祁夫人微微放松神色,看看周围。苏格然都没发现休息的地方,祁夫人自然也不会发现。

     “不然,我们去那边休息吧?等乐乐快出来了,我们再过来接他?”祁夫人道。

     还没说出口的话被祁夫人说了出来,苏格然心里感念她对自己的体贴,刚欲开口,余光看到了一个人。

     他昨晚还看了一眼他的照片,今天就和对方碰上了。

     陈遥的爸爸,陈刚。

     从对方的表情上来看,苏格然并不觉得对方是来找他们谈和的。

     在陈刚没有看到这边之前,苏格然迅速拉开车门把祁夫人推了进去,带走两个人,快步走向一边的街道。

     因为祁邵乐的事,这次他们出门带了保镖,但是毕竟这里人流大,如果真的打起来可能还会误伤。

     陈遥父亲的照片,苏格然得从事务所的人手上才能拿到,而祁邵乐和苏格然,以及祁先生祁夫人甚至祁大祁二两家子的照片,稍微有心都能查得到。

     甚至,不用查也可以。都是上过电视报纸的人。

     苏格然不确定对方的目的,如果是想找祁家人,那对方看到自己时就会跟过来。如果不是,那他走几步路也没什么。

     二十九

     好在对方不是来干架的。

     苏格然远远看着陈刚在人群里站了会儿,看了看考点的学校,然后啐了一口痰,引得不少人嫌恶地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苏格然确定无事后,松了口气。他现在这身体谁也打不过,本还做好了吃点苦头的打算,现在什么事都没有,算是万幸。

     祁夫人被推的一脸懵逼,这会儿看着苏格然还有点懵圈。

     “发生什么了?”祁夫人问。

     “没什么。”苏格然摇摇头,微微笑了笑,“是我想太多了。刚刚有没有伤到?”

     “没有。”祁夫人也摇摇头,拿出手帕擦了把汗,抬头看看天色,“既然没事的话,我们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坐着吧。”

     “好。”苏格然笑着应下。

     他早上起床时就觉得胸闷气短,方才疾走几步,这会儿更是难受,也就没有拒绝祁夫人的好意。

     找了个地方休息好一会儿后,祁夫人神色比之之前还要担忧起来,“然然,你真的没事吗?如果不舒服的话先回去吧,乐乐这儿有我。”

     苏格然唇色发白,大概猜到现在自己的状态一定很差,于是点点头,“好。”

     说罢,起身离席,嘱咐保镖好好保护他们母子俩。

     走出店门时,屋外灿烂的阳光一瞬间包裹住苏格然,他撑着笑容看一眼身旁的司机,声音低的可怜,“送我去医院,尽量不要让她发现。”

     他浑身的力气似乎被阳光晒走了,强撑着走了两步,终于支持不住,腿一软失去了意识。

     系统:“数据混乱,正在进行修整。”

     这个声音与之前系统的清冷音色完全是两个人,然而已经失去意识的苏格然已经听不到了。

     三十

     苏格然昏昏沉沉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终于恢复意识的时候,还未睁眼就听见了略有些熟悉的‘嘀嘀’声。

     有一瞬间苏格然想起自己刚从实验室中苏醒的时刻,但很快他就清醒过来,努力睁开了眼睛。

     消毒水的气味。

     大概是睡的久了,苏格然觉得有些头疼,身上却没有什么力气。他在心底叫了声系统,很快得到了回应。

     “高级vip病房。”系统语速很快,道:“之前出了些故障,我已经解决了。”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苏格然确定自己感受到了系统不愉快的情绪。

     他有些意外对方外露的情绪,却没有多问,“他们都知道了?”

     “祁夫人和祁先生现在已经知道你心脏方面的问题。”

     “这样啊。”苏格然微微皱眉,到底还是没瞒住。不过这件事也不好瞒,年轻时还好,年纪越大,身体上的事就越容易暴露。

     “你的事情彻底解决了?”苏格然想到系统之前的话,犹豫一瞬,还是问了出来,“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两人怎么说关系也比其他人近一些,苏格然问一句也不奇怪吧?

     “暂时没有。”系统说着,转到另一件事上,“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里,郑准跟韩家的韩琦丝爆出婚讯,不过郑准借助媒体反驳了这件事,现在郑家韩家宋家以及慕家闹的不可开交,郑准这几天都是半夜来看的你。”

     “郑家和韩家就算了,宋家怎么又掺和进去了。”苏格然刚醒就听到爱人跟别人爆婚讯,还没反应过来又听到爱人已经在解决这件事,脑袋却还有点懵,“慕家……郑慧她老公也掺和进来了?”

     系统:“你现在头不疼了?”

     “疼。”苏格然恢复了一点力气,伸手搭在额间,“算了,等他来了我直接问他。祁家人呢?”

     “他们想给你换个心脏,现在在处理这方面的事。”

     苏格然眉头一皱,没有说什么。

     三十一

     祁三家除了苏格然,其余三个是出了名的粗心大意。也是他们的粗心,才衬的苏格然格外细致起来。

     因此,把苏格然一个人丢在病房里,去找医生咨询手术的事,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事。

     祁夫人同祁先生神色忧愁地走进病房时,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就是不想吵醒终于安稳下来的苏格然。

     苏格然晕过去的时候,祁夫人就在店门。她并不是第一个发现的,而是在听到其他人的惊叫声时,担心刚刚出去的苏格然,小步跑了出去,就看到被司机扶住的苏格然。

     那时候苏格然面无人色,在烈日下显得格外的苍白。他体型偏瘦,本就显得纤细,闭着眼浑身无力地垂在司机手臂上时,委实把祁夫人吓得够呛。

     祁夫人连祁邵乐都忘了,带着人急急忙忙往医院赶,还是祁邵乐考完出来没瞅见人打电话,祁夫人才想起这个人来。

     祁夫人第一时间就想告诉祁邵乐,苏格然进医院的事,好在她身边还有个比她冷静一点的祁先生,不然现在祁邵乐哪里还有心思去考什么试。

     如今看着病床上苏格然羸弱的模样,祁夫人心里一疼,眼泪又吧嗒吧嗒往下掉。

     祁先生在一旁也不好受,无声地拍打妻子的肩膀,眼圈微微发红。

     苏格然原准备睁眼,听到祁夫人小声地抽泣,心下有些无奈。

     果然还是让她觉得难过了。

     苏格然听了会儿,睁开眼,微微侧头看向他们的方向,“妈?”

     病房里很安静,祁夫人怕吵醒苏格然,连哭都是死死压着,克制着不让自己出声。苏格然声音有些虚弱,好在并没有被两人漏听。

     祁夫人听见他的声音,声音顿住,忍不住打个嗝,才满眼喜色与苏格然的视线对上。

     她也不在意自己此刻的形象,急急忙忙走到苏格然身边,握住他的手,小声而急促地询问:“然然,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嘴巴苦不苦?热不热?冷不冷?”

     一连串的问题砸下来,苏格然安静的听着,然后一一回答,最后道:“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祁夫人眼里泪花又涌了出来。

     “小乐呢?我睡了几天?他考完了吗?”苏格然又问。

     “今天是最后一天。”祁夫人说到这,想到自己和丈夫还没有告诉小儿子他哥的事,有一丝丝愧疚,“我、我们还没有告诉他你住院,乐乐以为你是临时出去有事了。”

     苏格然沉默一秒,出声问道:“你们怎么跟他说的?”

     祁夫人转头看看自个的丈夫,祁先生右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然后道:“我就说,你朋友找你有事,你出门几天。”

     苏格然默默地看他们一眼。

     祁夫人有些忐忑:“然然?”

     苏格然觉得自己在这个家真是操心的命,他微微动了动,祁先生这次倒是很快领会他的意思,跑到床位将床头的幅度调整了一下。

     苏格然终于从平躺的姿势变成了斜靠,感觉舒服了一些,然后道:“爸、妈,你们不要把小乐看的太笨。”

     怎么说也是快成年的人了,哪有那么好忽悠的。

     祁夫人眨眨眼,“那、那他已经知道了?”

     苏格然摇摇头,“那我不知道了。对了,我不在家这几天没什么特殊情况出现吧?”

     祁家在那些女佣厨师身上的钱可不是白花的,如果只是因为他一时不在就出了疏漏,苏格然觉得自己可以考虑重新聘请一些人了。

     拿多少钱办多少事,拿了钱却办不好事的人,他不需要。

     “没有没有。”祁夫人摇摇头,摸摸他的脸颊,感觉到苏格然比常人低的体温,又开始难过起来。她嘴上道:“然然你先好好休息,这些事不用太操心,如果做不好我们再换人就是了。”

     苏格然扫一眼祁夫人的珍珠项链和她身上的衣服,微微抽了抽嘴角,“好。”

     他们家审美最奇怪的就是祁夫人,第二是祁邵乐,如果苏格然不给他们先搭配好衣服饰品,由着他们自由穿搭,那真的什么奇特的口味都会出现。

     今天也只是……有一点画风不符而已,苏格然还能接受。

     苏格然和祁夫人说了两句话后,祁邵乐的电话打了过来,祁夫人犹豫地看向苏格然。

     祁先生早就习惯苏格然在的时候,自己退居第二的地位,默默不语。苏格然抬头看了眼病房的挂钟,道:“妈,小乐应该是考完了,回家没看到你们,打电话来问一声。”

     苏格然一醒来,祁夫人的主心骨就从祁先生挪到了他身上,闻言点点头,“哦对、对,我答应今天带他出去吃的。”

     祁先生:“你去吧,我在这陪小然。”

     祁夫人有些依依不舍,“那、那,然然,我一会给你带好吃的过来。”

     苏格然笑着点头,“好。”

     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同他说自己的病情,也不知道是故意隐瞒,还是等着他自己问。

     苏格然看着祁夫人一步三回头的走出门,和祁先生对视一眼,“爸,我之前没来得及说。小乐那天是运气好,有人帮他逃了。陈遥和另外几个人原计划是绑架他,找我们家勒索,我本来准备处理这件事,不过现在……”

     祁先生闻言,表情立刻严肃起来,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件事……”

     大概也知道自己不太擅长太复杂的事,祁先生顿了两秒,接着道:“我找你大伯去。”

     苏格然:再没见过比祁三更理所当然地做一个米虫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