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管家
    五十三

     人被抓了回来,苏格然去看了一下,对方面貌普普通通,既不是面目凶煞,也不是尖嘴利牙。

     看上去倒是有些老实相。

     对方并不认识他,苏格然只远远的看了下,就走开了。接下来的事不需要他太过操心,比起这个,他觉得去医院看看聂白的情况更为妥当一些。

     祁夫人倒是去问了问对方,自己儿子是怎么招惹他,为什么要……得到的答案,不过也是因为一个钱字而已。

     受苏格然影响,祁邵乐平常看上去,并不是非常有钱的孩子。还是因为陈遥。

     嫉妒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词。

     祁家对比其他人已经属于很低调了,发生这种事之后,反而更加低调了。比起炫富能够获得的成就感,家人能够和和美美的在一起,更加让他们觉得开心。

     祁邵乐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主动要求去探望陈遥。

     祁夫人不同意,祁先生和苏格然却点头应下,就连祁邵乐的大伯和外公也赞成。

     “有些事他总该面对。”苏格然目光温和地看向祁邵乐,对祁夫人道,“对,对既是对错既是错,虽然这个世间不是所有是非都能够分明,但是他自己心里要有一条界线。虽然这一步显得有些没有必要,但是他能够正视自己、正视这件事,就已经值得夸赞了。”

     祁夫人反驳的力道本就不足,即使苏格然不说这些话,她冷静下来之后,也大概能想到一点。只不过把事情摊开来说,让她心里舒服一点。

     “乐乐真的长大了。”祁夫人安静良久,最终这样说道。

     苏格然浅笑不语。

     五十四

     祁先生陪祁邵乐去看陈遥的时候,苏格然又去了一趟医院。

     空气里萦绕着消毒水的气味,苏格然对这种味道十分熟悉,有时候会觉得排斥,但又有一种亲切感。

     他走进病房的时候,聂白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坐在他床边,静静的削梨。

     苏格然走进去后,看一眼笑出两个酒窝的女生,将手上的水果篮放在桌上,眼眸温和,“今天感觉如何?”

     听到他的声音,聂白转过头,与苏格然对视一眼,道:“还行。少爷,我觉得我已经可以出院了,再这样躺下去,我要发霉了。”

     “谢谢。”苏格然谢过女生递来的凳子,坐在床的另一边,浅笑着看着床上的人,“这个我说了不算,你要跟医生去说,如果他同意的话,我会给你办理出院手续。”

     聂白:“……”

     两人关系还算亲近,某方面来说苏格然也算是他的老师,聂白对苏格然的态度有一种不同于其他人的尊敬。

     苏格然这几天来看了他好几次,虽然聂白也是因为祁家受的伤,但心里还是有着感激。

     所以苏格然才会选择聂白接他的位置。

     “也就两三天的事,”苏格然婉拒女生递来的水果,看了看聂白包扎起来的手,叹息道,“伤到动脉可不是小事,做完手术,在医院里躺一会儿也没事的。”

     聂白看一眼自己的手,微微皱眉,“出院后,我可以马上继续工作。”

     苏格然忍不住轻笑出声,“看不出你还有工作狂的特质,如果你一定要如此,我倒是不介意,不过在家的时候,你大概只能用你的嘴巴来工作。”

     聂白点点头,“我知道。”他还没有打算把自己玩成一个废人。

     苏格然又同他聊了会儿,看看时间,起身准备离开,“大概后天或者大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那我就暂时不来看你,到时候来接你回去。如果另有安排的话,也可以提前跟我说一声。”

     “小刘,麻烦你了。”苏格然对那个女生道。

     女生露出两个酒窝,来看上去很是乖巧可爱,“不麻烦,不麻烦,我送你离开?”

     “不用了。”苏格然浅笑着拒绝,对聂白点点头,转身离开。

     苏格然走后,小刘笑眯眯地对聂白道:“祁家大少爷真是个好人。”

     聂白看她一眼,点点头,“嗯。”

     五十五

     郑女士会找他的事,苏格然并不是没有想过,只不过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请?”苏格然浅笑着看着面前站着的两个人,语气甚为疑惑:“看来郑家的家教不怎么好,请问这个字,是什么意思你们难道都不知道吗?”

     两人本就有些不耐烦做这个事,闻言脸上露出怒气来,伸手要来拽他,其中一人嘴里还道:“你个病秧子,说那么多废话干嘛。走吧!”

     “呵。”苏格然笑出声来,后退一步,“我可不想跟毫无礼仪的家伙走。你们回去告诉郑女士,我祁格然的规矩一向是预约在先,没有预约,恕我无法奉陪。”

     两人被突然蹿出的保镖架住,脸上还有些惊诧。苏自然看上却是独身一人,因此他们才会如此大大咧咧的出现,谁会想到祁家的养子会这么小心?

     难不成祁家还真把这个养子当个宝贝,不是做戏?

     不过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苏格然并没有在此停留,直接转身走了。

     上车后,他马上给郑准打了个电话,“你那个妈妈来找我。”

     郑准正在海边挑选刚从海里捞上来的的海鲜,因为苏然身体的缘故,海鲜是给祁邵乐准备的。

     虽然心里有些不爽,祁邵乐分走了苏格然的注意力,不过既然苏格然把他当弟弟,郑准就不介意对他好一点。

     至少他对苏臻也是还算不错的。

     听到苏格然这么说,郑准眼眸微眯,露出些不耐来,“哦?居然被她发现了,这次不来找我来找你了吗?她有说什么?”

     分辨爱人的情绪对他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郑准有一些不高兴,他还是能够很快知道的。

     苏格然心里忍不住有些想笑,面上却十分平静,道:“没有,她倒是很有气场的,让两个人来请我,不过我没有去。如果郑女士觉得我不够礼貌的话,你记得告诉她,我太忙了,如果有什么想说的,请提前预约。”

     虽然苏格然说的是“请”,但是郑准还听不出他话里的意味吗?如果对方真的很有礼貌,以苏格然的性子,去见一见郑女士,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我知道了。”郑准道,“看来我得回去一趟,和她好好谈一谈。似乎不把话说清楚,她就无法理解我的意思。”

     苏格然含笑道:“那你今晚上还来我们家吃饭吗?”

     “去。”郑准看一眼方才亲自挑出来的海胆,抬手看了看时间,“干嘛不去,不过你让人来我这拿下东西。”

     “好。”苏格然应下。

     五十六

     听到今晚的晚餐是郑准准备的食材,反应最大的居然是祁邵乐。

     “你想干嘛,”祁邵乐抱住苏格然的胳膊,瞪着他,“我告诉你,别以为几个海鲜就、就能收买我,我又不是没吃过。”

     郑准瞥他一眼:你还用得着我收买?

     苏格然闻着香味有些馋,不过他不适合吃这些,便压了下去。

     他拍拍祁邵乐的脑袋道:“也不是一定就专门买给你的,爸妈也吃,瞧把你给自恋得。”

     祁邵乐哼哼唧唧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爸妈又不爱吃。”

     苏格然笑而不语。

     祁邵乐喜欢吃海鲜,熟悉的人都知道。

     郑准看一眼祁邵乐抱着苏格然的手,突然道:“要开饭了,你不去洗手吗?”

     祁邵乐下意识松了手,点点头,“哦,我去洗手。”后又反应过来,把苏格然一起拉走,“哥哥也洗。”

     郑准:“……”

     洗手台边,祁邵乐瞪着郑准,“你跟来干嘛。”

     郑准:“没跟你。”

     苏格然默默看他一眼。

     祁邵乐把苏格然挡在身后,“那边也有洗手池,你去那边。”

     郑准:“我跟格然走。”

     祁邵乐:……你不应该说你也是来洗手的吗!怎么不按套路来!

     苏格然轻笑一声,拉着祁邵乐给他洗手,然后打发他去叫爸妈。祁邵乐虽然跟郑准对着干,但是他哥的话他还是很听的。

     苏格然让他去叫爸妈他就去了,只是有些磨蹭。走了两步,祁邵乐没有听到水流声,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

     郑准一只手抬着他哥的下巴,两人正在亲吻。并不是非常激烈的动作,甚至没有一点声音,只是轻轻地啄吻,看得祁邵乐脸一热,突然就害羞起来,转身故作镇定地走了。

     郑准余光扫一眼他的背影,双手捧着苏格然的脸颊,亲吻的动作从双唇移到了眼皮。

     苏格然察觉到他的动作,睫毛微微闪了闪,语含笑意:“走了?”

     “走了。”郑准最后在他额间落下一吻,这才放开他。

     苏格然睁开眼,眼里似乎盛了一汪清泉般,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地好看,郑准忍不住又凑过来亲了亲。

     两人站在一块儿就显得温馨,即使什么都不做,空气里也似乎萦绕着一种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的气氛。

     祁邵乐和祁氏夫妇俩下来的时候,脸上还有些热,好奇地看一眼两人刚刚站着的位置。

     自然什么都没有。

     祁夫人正跟祁邵乐说着开学后要注意的,自然能够察觉到他的分心,有些奇怪地问:“怎么了?”

     “啊!没什么!”祁邵乐莫名有些惊吓,大声回道,然后拉着祁夫人往餐厅走,“妈妈,我们去吃饭吧!”

     如果妈妈看到哥哥被亲,会不会生气啊?

     祁夫人莫名其妙,“突然这么大声做什么。”

     祁先生目光落向祁邵乐刚刚看的位置,心里也是莫名其妙地很。

     祁邵乐:“哦,我太开心了,今晚上有海胆。”

     祁夫人&祁先生:……

     餐厅等候的苏格然闻言一笑,“来吃饭吧,大厨今天超常发挥,记得夸奖他。”

     五十七

     不知道郑准和他妈说了什么,没过几日,郑惠给他打了个电话预约行程。

     虽然不是亲自预约,不过苏格然也不在意。对方要见,那就见吧。

     地点约在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厅,那地方对苏格然来说也算是熟悉,毕竟他们家偶尔会请那边的大厨来露一手。

     店老板也是他熟人。

     真巧。

     苏格然按时赴约,没有在预定的位置上看到人时,心里倒是了然。他也不急,进了店就往楼上走,一楼二楼营业,三楼则是办公地点。

     “祁先生。”穿着燕尾服的侍应生在看到苏格然时,迎了上来,“日安,请问有什么吩咐?”

     “没有。”苏格然浅笑着答道,隔着栏杆看一眼楼下的位置,然后道:“我今天是和别人有约,不过她似乎路上出了什么事,17号桌的客人如果来了就来通知我。”

     “好的,先生。”

     三楼有床有沙发有电脑,还有一些其他室内健身的物品。虽然说是办公地点,也只算是餐厅老板的休憩场所之一。

     现在时间下午三点过三分,苏格然一进去就看到胡子拉碴的老板在打游戏。他耸耸肩,说明自己来意后,就从一旁的书柜里抽了本书,静静看起来。

     约的三点,郑女士三点半姗姗来迟,半个小时卡的刚刚好。侍应生上来知会苏格然时,问了句,“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一杯清水,谢谢。”苏格然起身准备离开,对还在副本奋斗的某人道,“晚上你哥的飞机就到了,你至少把这胡子打理干净。”

     对方手上一顿,随后就是一阵哀嚎:“卧槽!没挂扶摇!”

     苏格然耸耸肩,侍应生一脸平静,两人一起离开了。

     五十八

     这可以算是苏格然第一次与郑女士正式会面,所以看到对方脸上扑满了粉底的时候,苏格然感到惊讶也是很正常的。

     祁夫人可不会这么折腾自己的脸,与祁夫人同龄的另外几位夫人,也没这么夸张。

     白归白,看上去却有些面无人色。

     “郑女士,日安。”苏格然心里回忆着对方曾经的模样,面上淡然,优雅的落座,“抱歉,与老友闲聊,没注意时间。”

     郑女士与郑惠一起来的,郑惠的表现更像是一个发现弟弟跟男孩子在一起的愤怒,而郑女士脸上只有冰冷。

     “日安。”郑女士吐出这两个字后,刚准备开口进入正题,侍应生端着一杯清水出现,弯腰放在苏格然面前。

     “谢谢。”苏格然抬头看向他,温和道谢,然后询问郑女士与郑惠,“二位需要些什么?”

     郑女士张了张口,在苏格然温和地目光下,最终还是道:“红茶。”

     苏格然又看向郑惠。

     郑惠的气势在她妈点了红茶的时候,就落了下去,“……红茶。”

     侍应生:“好的,都是常温吗?”

     郑女士:“……嗯。”

     侍应生走后,桌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冷凝。

     苏格然喝杯清水都能喝出红酒的感觉,看得一旁的郑惠心情复杂。

     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和苏格然在一起的,虽然她与苏格然接触不多,不过比起那些肆意张扬的男生,苏格然对她的吸引力不小。

     年少慕艾,没想到现在他却跟自己弟弟在一起。以前那群人现在或多或少都有些改变,只有苏格然依旧是这样。

     苏格然不是最好看的一个,但是却一定是最特殊的一个。

     郑惠心里一边觉得郑准被苏格然带向了弯路,一边却同时在否定自己的这种想法。她心里不仅仅是愤怒,还有一种更加矛盾的感觉。

     而在郑惠满心纠结的时候,郑女士开口了。

     “你跟我儿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郑女士目光冰冷,语气冷漠,“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们,但是了解一下我儿子的感情经历总可以吧。”

     郑准太厉害了,年纪轻轻,凭着经济实力却能压的郑家、宋家说不出话,如果不是他主动暴露,郑女士还以为自己这个儿子只是比普通人聪明一点而已。

     现在郑家也好宋家也好,谁都不能把郑准怎么样。郑女士甚至不知道郑准是什么时候做到经济独立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郑准已经很久没找她要过钱。

     甚至,还给她花了不少。

     郑女士知道自己是个糟糕的母亲,现在只不过觉得自己更加糟糕而已。而郑惠还不知道郑准和郑女士的谈话,闻言一惊,“妈?”

     苏格然轻轻放下杯子,浅笑,“嗯?什么时候?也不久吧,郑小姐婚礼的时候,他突然跟我表白,还把我吓了一跳呢。”

     郑惠:“什么!”

     “……”苏格然抽抽嘴角,余光看一眼周围。

     郑惠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当,捂唇不语。

     “……我知道了。”郑女士安静良久,然后起身准备离开,“对这件事,我不会祝福,不过到底是他的母亲,我也不会说什么恶毒的话。你们好自为之。”

     苏格然:“红茶不喝了?”

     突然的一句话愣是把郑女士给梗住了,半响才道:“不了,我去买单。”

     苏格然撑着下巴看着她们俩离开,突然道:“因为已经站起来,就不好再坐回去?”

     系统:“……”

     清水免单,红茶两杯共计218。

     老板:对,我就是在抢钱,运费材料费加服务费,这已经很便宜了!

     五十九

     之后所有事情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一帆风顺。

     暑假结束后,苏格然送弟弟去学校报道,祁家几乎所有人都出动了。

     祁邵乐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在报完名领到宿舍钥匙后,他看着挤满了宿舍的人,有他哥哥有他爸爸妈妈,堂哥堂弟堂姐堂妹,还有舅舅舅妈表哥表姐,表弟表妹,外公……

     他的宿舍还是学校新建的呢,比旧宿舍空间大一倍,这么一挤,也有点受不住。

     祁邵乐的宿舍是四人间,有两个舍友在他之前来,此刻舍友和他们的父母,都被其祁邵乐这一群人给吓呆了。

     苏格然笑容都维持不住,沉痛的扶额,道:“我之前就说了不要来太多人,你们看吧!”

     祁夫人尴尬地低头,她是最支持的一个。

     祁先生轻咳一声,不说话。

     苏格然摆摆手,先是跟舍友道歉,然后对其他人说:“好了,他的宿舍我们也看到了,先出去吧。小乐,会自己铺被子吗?”

     暑假最后那几天,为了让他自立,苏格然特地抽了时间教他。

     祁邵乐特别有自信的点点头:“知道!”

     苏格然点点头,对舍友笑了笑,“那你先自己来,记得把准备好的礼物发给舍友。”

     祁邵乐:“好!”

     舍友&舍友父母:这场面真吓人!

     祁家人&祁邵乐外家:哎呀这两个舍友一看就很面善,应该不会和我们家小乐起什么冲突。

     看什么宿舍,他们是来看人的。

     祁邵乐非要住校,家长因为陈遥的事不放心当然要来看看了。

     苏格然:啊,真是够热闹的。

     六十

     苏格然说祁邵乐会平安和顺地过一生,并不是说他会一直保护他,而是祁邵乐注定这辈子不会有太大的磨难。

     之后,祁邵乐读完了大学,临近毕业的时候爱上了摄影,背着相机就满世界跑。

     祁夫人虽然担心,但看祁邵乐寄回来的照片上洋溢着轻松愉快的情绪,大大的笑容似乎比正午的阳光还要耀眼,也不忍心拘束他。

     有时候祁夫人还会拖上祁先生跟,跟着祁邵乐一起跑。

     祁邵乐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每到一个地方,就给苏格然寄一张明信片,上面写着他看到的听到的有趣的事,除此之外就是寄他拍摄的照片。

     他就像只自由的鸟儿,在整个世界飞来飞去,快乐无比。

     曾经软萌的正太如今正向着糙汉子发展,骨子里的礼仪教养却没有消失,因此苏格然并没有多说什么。

     前几年祁邵乐还惦记着苏格然,每年回来好几次,后来愈发收不住心,跑得越来越远,在外面的时间越来越长。

     一晃十几年过去,帅大叔祁邵乐在非洲呆了两年,终于想起带自己的伴侣回家给父母看看。

     祁家的宅子一如往昔,聂白身姿笔挺地立在门口迎接。

     祁邵乐早已不是那个会缠着哥哥撒娇的小男生,但回家后说的第一句话,依旧是询问苏格然在哪。

     “少爷,大少爷已经故去了。”聂白微微弯腰,遮挡住自己的情绪,“具体情况,请少爷先行整理,老爷马上回来。”

     祁邵乐一呆,好像没有听懂他说的话,“什么?我问你我哥在哪?”

     聂白垂头不语。

     祁邵乐:“……什么时候。”

     聂白:“两年前。”

     祁邵乐:“你骗人,我……”

     话说到一半,他就意识到什么,“那时候我哥已经不好了?”

     聂白:“书房有大少爷留给你的信。”

     祁邵乐甩手就往楼上跑,留下千里迢迢来见男朋友父母的女生一脸茫然,“发生了什么事?”

     聂白:“尊敬的小姐,请这边稍作,我为你准备了一些茶点。”

     六十一

     苏格然:我活的够久了,所以并不觉得难过,而且看见你的照片足够我感到满足,坐在家里也能看到全世界,对于我这么懒的人来说很棒。不过我死的样子应该会很丑,所以就让他们不要告诉你,不要难过,有缘的话,我们还会再见的。